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言情女生>临高启明> 章节目录 第一百查七十八节 调查(六)

章节目录 第一百查七十八节 调查(六)

    “……某化妆成一个小商贩或是游方郎中,单独启程去惠州。到了惠州,再和首长联系。”

    “你想得很周到。”郑明姜赞许的点点头,“这样,你到惠州之后,就通过起威的客栈和我联系。”

    “某明白,定不辱命!”

    定好相关的接头方桉,郑明姜又专门批了一笔款子给他作为经费,袁舒知告辞而去。

    袁舒知回到万盛居茶楼的下处。他虽然考上了公务员,但是无亲无故,也无处投奔。虽说有人给他说媒,让他娶个老婆,重新成家立业,袁舒知也都笑着婉拒了。

    “某五十好几的人了,还娶妻做什么?若是生个娃娃,岂不是拖累了老婆又苦了孩子。”

    如今他和曾卷一家已经是亲如家人一般,当个房客吃饭洗衣都由曾母照顾,过去他住着多少有些“吃白食”的歉疚。现在他有工资了,每个月交给曾卷的母亲一元钱作为房租和伙食开销。多余的便存起来。

    往日里他回来,总要和明女打趣一番,一老一小逗个乐,才去办自己的事,这回他是一回来便直接回了房间,说这几日要到外埠出差,需得精心整理下文件,让大家不要打搅。众人也不以为异。

    袁舒知回到屋子里,却知此去任务颇为凶险。这首长的神药可是万中无一的宝物,一个“疗程”的药有得要好几十元,如今居然有人太岁头上动土,盗取“神药”牟利--敢这么干得人绝非等闲之辈,必然是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自己稍有不慎,只怕是小命不保。

    建功立业果然要紧,但是把小命丢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袁舒知虽然面对元老的时候康慨激昂,而且说得也是真心话。不过事后一想,还是得尽量保住性命,目睹元老院的荣耀才是最重要的。

    这般想来,就得先做做准备工作了。袁舒知没去过惠州,但是惠州人接触的不少,知道那是客家的地盘。自己这广府老一开口就是外地人。要冒充本地人是不行的了,只能打扮成个商人。

    但是他对自己颇有认识,那就是他实在不像是个商人。不论是当初收留他的和尚、茶居里的茶客,还是后来综治局里的同事,都把“酸子”当作他的绰号。

    游方郎中摇铃医这类,原本以他的气质倒也相差无几,而且他过去也读过几本医书,要说唬弄几句医理号个脉开个方子倒也凑合,但是摇铃医是江湖中人,要熟知春典才能通行无阻,不然被人一盘海底就露馅了。

    如此说来,自己还是装成个不第秀才落魄童生一类的人物才合适。想到这里,他便起身把箱子里几件过去的旧长衫等衣装取了出来--这些衣服自打他考上了公务员就没再穿过。不过曾母都帮他洗干净补缀好放着了。

    发髻他已经没有了,不过这倒也不碍事。广州城里不少人都已经剪掉了发髻,理成了髡发。毕竟这是元老和干部们的发型。所以他顶着短发也没什么问题,不必搞什么假发髻之类的东西。

    既然是不第秀才或者童生,又是一脸穷酸相,若无充分的理由是不大可能贸然跑到几百里之外去得。他在惠州又没有亲戚朋友,也没法说自己是投亲靠友,若说是去教蒙馆当塾师,要被问起具体去哪家,自己又说什么呢?

    思来想去,想其万胜居有个伙计是惠州人,家里也是开茶居的。便和曾卷商量,让他命伙计写一封荐书。抬头名字留空。

    曾卷帮他开好了荐书,交给袁舒知,看到他填上名字,不觉好奇道:

    “你这是做什么?”

    “阿卷,难不成你忘记公务员纪律第十八条第三款第一点了吗?不该问的事情不问。”袁舒知很是严肃。

    “知道,知道。”曾卷忙道,“我不问就是了。”

    “我这次是去出差,办秘密差事。你得保密。”袁舒知想到自己肩负重任,表情甚是严肃。

    “明白。你也注意安全。”曾卷嘱咐道,“凡事先保住性命再说!”、

    “阿卷,我会记得的。”

    第二天日朝食已过,袁舒知来到天字码头。开往惠州的客船不少。即有新成立的航运公司开行的花尾艔,也有旧式的个体航船。

    袁舒知选得便是老式的航船,因为乘坐花尾艔与他现在的身份不符。毕竟二等舱位的乘客至少也是个小商人。

    他和船家讲了价钱,这才背着行李卷上船坐定。此类航船大多是客货混装,大致船底装满货物,乘客便坐卧在货物之上。并无高级舱室,途中也不提供餐食铺盖,一切都是乘客自备。短途旅行尚可,长途航行十分辛苦。只是胜在价格低廉,乘坐者多是升斗小民。

    袁舒知早早上船,在船尾靠近的船篷出口的地方占了一个位置。这个位置透风通气,光线又好,只要不遇到雨天便是最上等的座位了。他在甲板上铺开行李卷,背靠船篷坐下。静候开船。

    坐下不多久,便有几条小船过来兜售瓜子、炒米糖花生、橘子蜜饯,亦有售卖熏腊、饼饵、卤肉、烧鸡之类素食的。前往惠州的航程这类旧式航船大约要走三天三夜。路上打尖的地方不多,客人都要备足沿途的食物和零食。

    袁舒知见乘客们一个个康慨解囊,买了许多吃食,不由得暗暗诧异。因为这种航船的乘客大多是下层百姓,一般不舍得购买零食和高价的熟食,多是自家做好了携带。如今他们的出手却是如此的阔气!

    仔细想想,大宋入城已经两年多了,四方平靖,民生稍安,发展工商。这两年虽说不上风调雨顺,也没闹什么大灾。百姓手头都宽裕,颇有些“多收了三五斗”的模样。

    袁舒知虽然平日里对元老院的施政总是“竭诚拥戴”,但是心里也有品评。元老院在农村搞清丈田亩,厘清税赋,光这一项,便减轻了无数百姓的负担。而且国有粮食公司在农村开展收购,也遏制了小粮商联合压价。

    种种作为,都给百姓增加了收入。温饱既然无虞,人们自然要追求更好的享受。这也是人之常情。袁舒知在公务员培训的时候,学习过人的三个需求层次问题,如今套用过来一分析,便觉得这个三个层次说得有理。这位马老先生果然是位大家!

    他自己带了干粮,并不想就这么花钱,所以只瞧了一会儿热闹,就从书包里拿出一本杂志看了起来。说起这杂志,名叫《幻洲》,刚创刊不久,专向学校、书院、归化民干部征稿,有时也向本地的文化名人约稿,至于内容,主要是文史哲方面的文章,很合老袁口味。

    本期上面登了袁舒知一篇关于《红楼梦》中几个地名变化的考据文章,最重要的还有复社张岱的临高游记。不仅自己文章变了铅字印刷精美,而且能跟这等才子并列一刊,老袁对自己的文章是越看越得意,简直有些陶醉了,连船何开行,行到哪里了都不知道。

    他心里还在想着“不枉我用了许多休息日的时间写成此稿,能跟张宗子同刊登文,这辈子都值了。”当然他也确实值了,由此以后,老袁在红学界崭露头角,终成大家。

    “臣闻不教而诛谓之虐……文主席知臣谨慎……故五月渡琼,深入群众,今南海已定,教员已足……宋人明人,俱为一体……明国百姓,亦元老院之赤子……若有雅好澳学及为忠善者,宜赴学社书院……同沐元老院之荣光,临疏涕零……”正看一篇鼓吹“同文同种运动”的文章,看着看着,人便发困,不多片刻就在船身轻微的晃动和潺潺的流水声中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袁舒知擦了擦流出来的口水。见航船已一个市镇的码头停泊,这里有市镇,不少短途的乘客到这里便已下船,又上来了一些新的客人。

    这私家航船不同于起威,因为航程漫长,经过的地方很多,所以沿途乘客上下十分频繁。专有个望风的疍家妹,每到一个市镇渡口便在船头招呼“上船了上船了,船上有座了啊”。

    在这里上船的人特别多,船舱里满登登的都是乘客。已经挤得有些紧,当中间还有两个坐着马扎子的。

    出了市镇不多久,又到了一个乡野渡口,有人上下。听旁边乡语,好像是到了一个叫黄溪的小地方。

    此次上来了两三个人,都是本地乡民模样,其中一个敦实矮胖的男子上得船来,却不寻位置坐下,而是在船中大声吆喝:“到塘下多少钱?!”

    嗓门颇大,将昏昏欲睡的老袁震得一个机灵。看这三四十岁汉子,虽然留了发髻,却穿得花花绿绿,衣服刮破了多处,脸上又不伦不类的抹着脂粉,宛如顽童,颈上还挂一大个儿的银锁,很是滑稽。

    他也不等疍家妹回话,自顾自的拍手唱起了童谣。

    </div>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