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超级教主系统> 章节目录 第一三百七十三章 灵师九阶

章节目录 第一三百七十三章 灵师九阶

    崖顶,日月星辰连续更替;渊底,暗无天日,更感觉不清时光的流逝。//

    舞动十指的符老将一道道符印凝结,散出圈圈光晕,加诸陆羽生周身,助其稳定伤势。因为随着根傀和归元气的双重吞噬,越来越快,滞满经脉的木灵最终还是暴动起来,在全身肆虐。

    有了符老于一旁的看护,陆羽生自是怡然不惧,尽管偶尔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心神却高度集中,频频催动丹田内的冥凤喷吐归元气,向敌人扑去。然而此刻,归元气的吞噬力量,完完全全被根傀压制。原来其上的封印,随着灵气地不断冲击,已彻底失效。根傀开始毫无阻碍地吞吸。

    不出一个时辰,丹田和经脉内残余的木灵已寥寥无几。而丹田里再次多出的两只冥凤,意味着他成功晋阶灵师九阶,超越了原本器师八阶的高度。若非被根傀抢去了绝大部分灵元,他甚至能够就此冲击杰级。

    除此之外,黑猿木灵也获得了极大的成长,身躯变得庞大魁梧。可就在这时,天冥鼎内的根傀,好似贪婪的饕餮,腹欲不满,竟将目标转向了黑猿。只短短一瞬,便从它身上抽撕下几团灵气。然而黑猿木灵毕竟为冥凤所生,灵性十足,此时不由得捶胸发怒。每次捶打,便会伴随着身躯的奇异收缩。

    如此一来,根傀每抽取一丝,它便收缩一丝,陆羽生自己还没有做出应变。黑猿木灵就已经从气灵凝聚成液灵。尽管体型缩小了无数倍。却和根傀的吞吸之力形成了均势。倒令他松了口气。如今体内,除了固态的土灵,分别是液态的火、毒、木三灵。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属性,也令他不禁思索:若是照此发展,自己或许能成为罕见的全属性修士。

    对于新生的黑猿木灵,他本想寻找木属性功法试验一番,却不幸地发现,自己从镇魔地宫以及各种战利品中搜罗积攒的功法,竟然没有一种能够激发。程天方遗留的《荆棘之刺》,先前和《惊叶指》融合成《惊叶之刺》。成功引动毒灵,但此刻面对木灵,却反应甚弱。

    诸般尝试虽然以失败告终,却也并非全无所得。他发现越是高级的功法。越能引起木灵的反应,尽管微弱。这说明手中的木属性功法级别太低,他不知道这是木灵特有的现象,还是由于自身修为越来越高的原故。

    “分身正在赶赴蓝月宗南方的北奎星城,原打算购买飞行灵器,现在可以顺便替本尊寻找一部合适的木属性功法。”他的想法瞬间传递给了于荒山野岭中赶路的分身。两天的时间,分身早已远离了蓝月宗。走的时候,还去拜见了管事,谎称接到药长老的私下吩咐。那管事受到冯经纶的怂恿,本想责斥严惩。可一听事关药长老,顿时蔫了下去,噤若寒蝉。

    分身之所以要购买飞行灵器,主要是因为他虽然拥有接近王级的移动速度,但每时辰也最多奔行二百里,对于数万里之遥的路程,仍嫌太过缓慢。一旦遇到复杂的地形,往往会耗费更多的时间,更不用说还要回气。因而购买飞行灵器势在必行,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

    ……

    北奎星城。蓝月宗南方的超级大城,位于大楚皇城东北万里之处。作为皇城六座护卫星城之一,其规模远比普通大城更大。四十余丈高的城墙,横亘眼前,不见边际。数十里外便清晰可见。城上方的天空,灵气密布。几与蓝月宗的诸多灵峰比肩,可见广阔的城池布置着无比庞大的聚灵阵法,将方圆数千里的灵气尽汇于此。城中央更耸立着一座黑色高塔,直插入云,威势逼人。远远望去,整座城池,祥云缭绕,巍峨雄阔。

    来到巨型城门下的陆羽生,心中盘算:“类似飞行灵器这种稀有的战略灵器,纵是桐城的天机阁也几乎少有贩卖,唯有到这种超级大城才能寻到。”

    他早早便收起《换形术》,以本来面目走向城内。前世的经验告诉他,星城的十六座城门并不单单依靠众多强悍的城卫把守,更布置了多层侦测和防御阵法。不但能够识别大楚通缉之人,更可以破去各种伪装,无论幻术还是他这种换形易容之术。

    另外,他也十分放心,尽管自己可能被桐城和盘蛇两城分别通缉过,但终归属于某城的疥癣之患,远远没资格被大楚星城警备,当然前提是他没有因为易容而被阵后的守卫们盯上。

    果然,他一如预料,安然地通过了内外两层城门,之间相隔足有十数丈。衔接内外的防御廊墙上,无数守卫们也最多轻瞟了他一眼。

    踏足平整宽阔的城中石街,人头攒动。这里常年有着数百万人居住,修士的比例更是高得惊人,超过一半还多。纵然是凡人,也几乎尽是修士的家人仆从。比起桐城等十九座普通大城,如今该是二十座才对,自是天上地下,但若是与除了孩童便满是修士的皇城相比,却又拍马不及。

    其实各王朝都有类似星城的设置,因而数千年来,未闻国战覆灭过任何国家。除非打破大陆的誓约限制,开启宗级之上的高端战力决杀,否则仅以军队数量,恐怕难以攻克这种守备森严又兼攻守互助的星城,其根源就在于全民皆兵。

    走过一条条街道,不时有皇族地卫卫队肃然经过,时刻严密地巡查着城中各处。因而纵使王级强者,也不敢在城中寻衅惹事。

    陆羽生前世就曾遍游六大星城,甚至皇城,所以此刻毫不陌生。易容后,穿街过巷,径直来到天机阁的北奎星阁。

    这里的天机阁占地远远超过桐城分阁。六层主阁,几与城墙平齐,更有数座分阁依傍,最矮的也不低于桐城。主阁前仍是一对通灵剔透的白玉麒麟雕塑镇守,却足有三丈大小,令人望而生畏。

    陆羽生绕行半圈,走到把角的一座阁楼,乃是为不足王级的修士专设。才进入大厅,便有石刻注明,其内不供应一、二级灵物。常备三级阵法、灵器,即黄级;而符箓、灵药,则拥有三、四两级,对应橙级、黄级。这里更是没有情报的买卖,唯有主阁才有交易。

    这里经营方式与桐城截然不同,虽然也有不少交易人员,却大都站在柜台之后,并不主动接待客人,他也只好客随主便,走到柜台边询问。

    “这里的飞行灵器最低都是绿级,除了进入主阁购买,就只有等分阁举行拍卖大会,才可能有那么一两件,因为无人问津,而被拿来拍卖于低阶修士。”对面的男性店员惯例般的回答,立刻引得陆羽生犯起愁容:“我想混入这里的主阁,唯有借助符箓,引灵伪装王级,但那里的侦测阵法恐怕级别很高,十有**会被识破。”

    陆羽生转念间,掏出一枚紫晶币,顺手递上。对方不由得会心一笑,说道:“你也不用太过发愁,后天午时三刻便有一场拍卖会,据说还真有飞行灵器流出,看你的情形,嘿嘿,应当有些机会。另外,你要找玄阶高级的木属性功法,恐怕也要到拍卖会上去碰碰运气了,我们分阁最好的功法也只有中级,还不是木属性。”

    陆羽生听罢,心下当即有了决定,于是离开天机阁,寻了附近一处客栈住下,打算等上一日,好参加这场拍卖会。

    就在分身于北奎星城等待的同时,本尊也在泓渊之底等待着,他等待的是符老对他手中的符箓传承玉简和《符光箓影》的研究结果,因为这关涉着他在离洞之前,是否能完成符老触发的符箓殿系列任务。

    在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中,与对方熟络不说,更弄清楚了为何他说出“离开这里只会死得更快”之语。

    原来符老被人暗算,身中剧毒,需要这里的重水缓解。无论是饮用平时震落的水滴,还是服食偶尔从其它水道卷入泓渊溺死的鱼虾,都能够吸食重水从而遏制剧毒的扩散,再加上医道符印的应用,才使得他残喘无数个岁月。

    可惜其所中之毒乃是针对神魂,令他的魂元持续跌落,如今早已降至师级。为了避免因修为高、魂元低而引起的走火入魔,他唯有主动散功,将修为逼落。幸好他懂得利用符印将散去的灵气储存,再借助所存灵气,打出高级符印。否则以他目前的魂元、灵气量都不足以救助和护持陆羽生。而且不出三年,必将面临灵气枯竭之危,魂元继续衰落,而高级符印又无力使出,光靠重水恐怕再难控制住毒性的快速蔓延,最后只能落得魂飞魄散。

    陆羽生很清楚,对方体内剧毒,绝不是他能吸收的。虽然符老没有透露过曾经的修为,但从前言后语上判断,必不在宗级之下。试想能够毒毙灵宗的毒,又岂是他丹田内区区师级毒灵可以吞食的。(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div>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