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中国教练> 章节目录 第一百10章 欲说还休

章节目录 第一百10章 欲说还休

    放下电话还没坐下,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希勒。

    “杨教练我觉得你应该说两句了。我们开了一个好头,我不想结尾的时候变成一场悲剧。”希勒开门见山的说道。

    杨师在电话这头苦笑。说点什么?

    希勒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阵,似乎在想怎么措辞。“杨教练,在我印象当中,你可是个很乐观的人。什么时候你居然不会思考问题了?”

    杨师有些哑然。

    “我不管你说什么,但你总要说点什么。我可不相信你没有办法。”希勒很无赖的把责任都推到了杨师身上。

    “阿兰,我想问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真的很想参加联盟杯吗?”

    “当然。那还用说。”

    “那我明白了。”

    第二天一早,万程若兰和秦琪来到警察局。

    “我们希望把刑事诉讼撤销转而要求民事赔偿。”万程若兰在这件事情上帮杨师做了决定。

    等两个人从警察局里出来,一群记者立刻围了过来。

    “秦小姐,您撤销刑事诉讼是出于自愿吗?”

    “万小姐,您对当事人说了什么?会不会妨碍司法公正?”

    “您是为了杨师教练这么做的吗?”

    无孔不入的记者几乎同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但两个人都没有对记者说什么,上了唐宁开的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就在万程若兰他们离开警局的不多时,杰纳斯的经纪人怀斯就给杨师打来了电话。

    “杨教练,我刚刚得到消息,那个所谓的受害人已经撤销的控诉。不知道这对于我的球员的处境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怀斯嘴上还保持着客气和礼貌,但话里话外将了杨师一军。他当然不希望看到杰纳斯在预备队厮混到赛季结束。如果球员转会卖不上价,他的收入也会缩水的。

    “怀斯先生,我会妥善处理的。请你放心。”杨师心里有些憋闷,但现在的形势不容他不低头。昨天希勒的电话给了他一些启发——虽然事情有些麻烦,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妥协并不一定意味着威信扫地,不管是你委曲求全也好,还是铁腕弹压也好,都是为了成绩。妥善的安抚队内的英格兰球员,杰纳斯不过是冒头的火疖子而已。韩信不也从别人裤裆底下钻过去么?赛季开始前,杨师不也曾在鲍耶的问题上低过头么?

    难道是最近球队的成绩不错,让自己膨胀了?杨师笑笑望向窗外。秦琪的事情,杨师又欠了万程若兰一个大人情。

    下午的训练场上。球员们心情复杂的站在训练场上,他们似乎也预见到杨师有一番讲话。但球员没想到的是,他们的主教练脸上带着通常只有在赢球之后才惯有的笑意。

    “喂,你说头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迪玛利亚咬着后槽牙跟旁边的瓦雷斯说。

    “我看过部电影里面有种药叫‘含笑半步颠’的,就是这个效果。”瓦雷斯心里隐隐的感觉那个熟悉的杨师回来了。

    “这样啊……怪不得头那么高兴。”迪玛利亚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头。“这样的头看起来比较顺眼。”

    维尔马伦和迪亚拉等人在迪玛利亚的身后抿着嘴绷住脸不让自己乐出来。旁边蒙特利沃和其他球员诧异的看着这几个没心没肺的人,目光又转向了杨师。

    “先生们,我最近得到了一个消息,说世界末日提前了。时间就在明天。”

    明天?

    明天只有一场对伯明翰的比赛……球员们立刻明白了杨师的意思。

    “最近球队出了点状况。有人说,我这个外国人对英国人毫无好感,而对一些外国人照顾有加。是这样的吗?”杨师的眼睛扫视着整个球队,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

    “外面的人怎么说,我不关心。我更关心的是,你们是不是就因为一点小事,就感觉世界末日就来了,是不是觉得纽卡斯尔就不行了,是不是觉得有我在就暗无天日了?大家想一想,我们今天的排名是靠什么得来的?是靠胡思乱想么?绝对不是!是靠所有人目标一致一场比赛一场比赛拼出来的!所以……”杨师顿了顿给球员们一点思考的时间,他看到本来有些迷茫的球员眼睛亮了起来。

    “所以,不要让我再看到上一场比赛那样的你们。明白了吗?”

    “明白!!”球员们喊道,虽然不整齐,但中气十足。

    “你们觉得世界末日会来吗?”杨师吼道。

    “不会!”这次球员的声音更大也更整齐。

    “纽卡斯尔会赢下去吗?”

    “是的,没错!”整齐划一的声浪铺天盖地。

    “纽卡斯尔会是联盟杯冠军吗?”

    “是的,没错!”

    希勒在队伍里带着球员们大喊,那个熟悉的教练回来了,而之前那支心无旁骛、低调务实的纽卡斯尔也回来了。这支球队只要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再加上杨师的指挥,下赛季踢欧冠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是不是要推迟一下退役的时间?希勒摸了摸下巴,还是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吧。

    罗德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杨师,仅仅几天的时间这个年轻的教练又成熟了许多。要是再过个几年,没准真的能创造一个传奇。罗德摇摇头,自己也太好高骛远了,还是踏实准备和伯明翰的比赛吧。

    对于纽卡斯尔的动乱最高兴的人除了英足总里那位身份不明的老人,那就要数伯明翰的主帅布鲁斯了。球队打到联赛的末期一只脚已经踏进了英冠,没有什么比宝贵的三分更让人开心的了。

    本来按照排名是场相差悬殊的比赛,但因为纽卡斯尔突然爆出的丑闻和惨败变得微妙了起来。布鲁斯冥冥之中觉得这是老天爷在帮他。

    “现在公布首发名单。门将吉文,右后卫范登博雷、中后卫斯蒂文-泰勒,维尔马伦、左后卫埃利奥特。中场米尔纳、巴特、鲍耶、恩佐比亚,前锋董方卓、阿梅奥比。替补哈珀、瓦雷斯、迪玛利亚、迪亚拉、卡罗尔。”

    杨师的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坐在更衣室饮水机旁边的大个子。

    安德罗·托马斯·卡罗尔,刚过完17岁生日,就读于若瑟-史温学校(josephswanschool)高中还没毕业,不久前刚得到俱乐部青年队的合同,破格提拔到预备队比赛,纯粹的纽卡斯尔人。

    卡罗尔含着一口水噗的喷了出来。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头,你是说我进入了替补名单。咳咳咳咳~”

    杨师点点头,“没错,你要是有问题,还有不少人等着呢。”

    “不,没有问题,头。我时刻准备着。”

    卡罗尔没想到这几天从预备队调到一线队陪练居然能有这样的惊喜。17岁零90天可能出现在英超联赛的赛场上,卡罗尔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激动——那个阿根廷小子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我做不到?

    “你调卡罗尔到一队不是为了练中卫对赫斯基的防守么?为什么还要把他放到名单里?”这次的出场名单罗德也是最后一刻才知道。

    “我觉得这年轻人不错,而且在替补席未必要上场。”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的阵容这么怪呢?好像还有所保留?你觉得伯明翰好对付?莫非……”

    “好了,看比赛吧。”杨师打了个哈哈留了个背影在球员通道。

    比赛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布鲁斯的意图很明显,趁你病要你命,利用纽卡斯尔的涣散率先进球。

    杨师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以年轻球员为主的阵容和对方展开了激烈的中场争夺。董方卓都经常回到了后场协助防守。伯明翰的战术整个赛季都几乎没有变过,赫斯基抢点做灯塔,下面的人抢第二点。

    杨师的布置的确很有针对性,但有时候比赛需要一些运气。老天爷在上半场的28分钟眷顾了拼死进攻的伯明翰。

    绰号“来复枪”,但一个赛季出场17次只进3球的乌拉圭人潘迪亚尼踩到了幸运的牛粪。伯明翰居然在客场1:0领先了。球场上的嘘声四起,这个时候就连纽卡斯尔的死忠看台都陷入了沉默之中。球迷们当然不知道球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知道球队踢得不好让对手进球了。

    “滚蛋中国人!”

    “嘿,你tmd说什么呢?”

    “我说中国人滚出纽卡斯尔。怎么了?”

    两条英格兰大汉顶在了一起。

    “要知道,没这个中国人,也许还没这么好的成绩呢?他至少比索内斯强。”

    “放屁,进球的是欧文,他就是个没有种保护不了球员的软蛋。换个英国教练肯定比现在好。”

    “行了,别掐了,等看完比赛我给你两个找个拳击台。”

    这时,一个拿着收音机的球迷摘下耳机:“我擦,利物浦进球了。现在我们第五了。”

    第五了意味着下赛季的欧冠名额没了。

    在包厢里看球的霍尔父子也知道了积分榜上的变化。道格拉斯看了父亲一眼:“如果进入欧冠,意味着我们能增加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收入,难道就这样看着那个中国人一意孤行吗?这场比赛连我都看出来他派上了一堆年轻人?他想干什么?”

    “理论上我们除非中了大奖才能进入欧冠,我们和利物浦并列,可后面的对手里我们有曼联和切尔西。看看利物浦的对手吧,后面是西汉姆和朴茨茅斯。打成这样,我们已经该庆幸赛季之前的选择了。”

    “可是,总要拼一拼吧?”道格拉斯的性格是只要有便宜就已定要伸一脚。

    老霍尔呵呵笑道:“你还不明白他为什么排出这样的阵容。仔细看看大名单,这里面有六个英格兰人,如果这样还不赢球你会怎么想?”

    “这……”道格拉斯反应了过来,“他是想用一场失利证明英格兰人都是废物?”

    “不,我的孩子。这只是最坏的结果。你觉得我们的主教练是那么无耻的人吗?对于阴谋诡计,他只是个小菜鸟而已。”

    “那他想做什么?”

    “他想要……还是你自己猜吧。”

    道格拉斯白了欲言又止的父亲一眼。比赛进入了新的环节,伯明翰把大巴开到了自己的球门前。布鲁斯本来就是一个擅长防守的教练。

    纽卡斯尔几乎全队都压过了半场,赫斯基和潘迪亚尼都回到半场防守,只要一有球权,就把球分到边路的彭南特那里,依靠这个前利物浦球员打反击。

    “彭南特拿球,速度真快,范登博雷在跟他拼速度,现在后卫线上只有他和斯蒂文泰勒两个人。赫斯基还在奔跑,他的速度怎么说呢?他真是很强壮……”看台上比赛解说如此说道。不知道赫斯基听到这个说法会作何感想。

    “彭南特的内切打门,可惜偏出了球门,这次反击很有威胁。说到彭南特,他在去年的1月份曾经因为醉酒驾驶撞上灯柱而被判入狱90天。30天后他获准假释,可以继续为伯明翰效力。幸运的是它的教练不是杨师。我们知道纽卡斯尔刚发生的事情,不知道那个不幸的杰纳斯,英格兰曾经最有前途的年轻中场会在预备队呆到什么时候?”

    接下来的一幕堵上了解说员那张破嘴。

    董方卓带球单干,突破了三个人的防守,一脚劲射洞穿了麦克-泰勒把守的大门。

    停大巴也没有用,中国人对于挤公交车简直是太熟悉了(如果我是解说员,我会这么说)。

    包厢里的老霍尔一边鼓掌一边说:“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杨师只是一只小菜鸟,不过他是只对胜利充满渴望的菜鸟。”

    【这次进宫时间真是很久啊,上次发还是七月份。这段时间搞定了人生的一件大事——结婚。希望今后生活能稳定,更新也能稳定。如果你们在,请告诉我~~~hehe】

    <a href="http://"></a>

    </div>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