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言情女生>星落> 章节目录 四百四四十八、殇、怒

章节目录 四百四四十八、殇、怒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几乎同时,空中那片星河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剧,并迅速的朝中间聚拢而去。

    白升顿觉周围压力徒增,仿佛有千钧之力瞬间加诸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生生挤爆一般,白升脸色一变,立刻激发出全部力量抵抗。

    只是随着周围星光的转动加速,这股挤压之力也在成倍的迅速增强,而刚刚自爆元婴后的白升实力大损,全身所剩下的法力连平日全盛时的五成都不足,只不过几息之后就已经后继无力,无法抵抗这股挤压之力了。

    血丝自白升鼻孔、嘴角先后渗出,浑身骨骼更已被周围那股挤压之力压迫的发出咯咯之声,白升眼中神色却更加疯狂,猛吸一口气后张口大吼道: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死了你也别想跑,别忘了你现在也在别人的大阵之中!而且你以为丰燕那妮子凭什么能凑巧拦住老夫的元婴?若不是有人故意放行,你以为就那妮子的本事就能跑来插手这场斗法?!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等老夫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老夫会在下面慢慢等着,等你们来跟我作伴!”

    叶恕目光一闪,右手拳头却猛然再一用力,那片星光随之骤然朝中间一缩,当即便见一股血光绽放,被困在正中的白升已被生生挤爆成了一堆血沫……

    白升一死,他那头坐骑冰虎也立时发出一声悲鸣,被两头灵禽合力一击击毙当场,一场激斗终于结束,周围再次平静下来。

    见周围那些无颜鬼兵又悄悄围了上来,叶恕却呆立在远处动也不动,视若无睹,凌若虚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扬手放出无数雷丝织就成一张大网罩下,暂且将那群无颜鬼兵挡在了外面。

    “白升说的没错,有这座大阵中的众多鬼兵阻拦,再加上这些无颜鬼兵,就算以罗刹的修为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穿破堵截冲出来也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丰燕……这一切都是控制这座万鬼大阵的人有意安排,是伍媚那女人的意思!”

    叶恕吸了口气,神色间平淡无常,语气也冷静的不带半点感情波动,但这话落入凌若虚耳中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此刻的叶恕是真的动了真怒……

    说实话,凌若虚宁愿叶恕大哭大叫的发泄出来,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样将一切埋在心里,化成这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一直以来,凌若虚最看重叶恕的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他那神秘的依旧无法看透的来历,而是他那较常人更为宽厚的心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怒拔剑、快意恩仇的人生才最过瘾,可是那只适合常人,却绝不是修道之人该走的路。因为杀戮越多,本心中的魔性就会增多一分,魔性的存在不但会产生心魔影响平日修炼,最重要的是在修道者踏出最后一步时,魔性越大引动的天劫威力也会越恐怖!

    佛家有杀生之戒律,道家将清静无为,但说到底心性宽厚仁慈,少生杀戮罪孽才是修道之人最该保持的心态,这点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是同样的观点。

    凌若虚一直觉得叶恕的性子暗合这一点,嘴上虽然从未提起,但心中却颇为赞许,纵使以前叶恕也曾经因情绪大变而发怒失常,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满心杀机过,第一次见叶恕如此模样,令凌若虚见了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几乎同时,空中那片星河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剧,并迅速的朝中间聚拢而去。

    白升顿觉周围压力徒增,仿佛有千钧之力瞬间加诸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生生挤爆一般,白升脸色一变,立刻激发出全部力量抵抗。

    只是随着周围星光的转动加速,这股挤压之力也在成倍的迅速增强,而刚刚自爆元婴后的白升实力大损,全身所剩下的法力连平日全盛时的五成都不足,只不过几息之后就已经后继无力,无法抵抗这股挤压之力了。

    血丝自白升鼻孔、嘴角先后渗出,浑身骨骼更已被周围那股挤压之力压迫的发出咯咯之声,白升眼中神色却更加疯狂,猛吸一口气后张口大吼道: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死了你也别想跑,别忘了你现在也在别人的大阵之中!而且你以为丰燕那妮子凭什么能凑巧拦住老夫的元婴?若不是有人故意放行,你以为就那妮子的本事就能跑来插手这场斗法?!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等老夫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老夫会在下面慢慢等着,等你们来跟我作伴!”

    叶恕目光一闪,右手拳头却猛然再一用力,那片星光随之骤然朝中间一缩,当即便见一股血光绽放,被困在正中的白升已被生生挤爆成了一堆血沫……

    白升一死,他那头坐骑冰虎也立时发出一声悲鸣,被两头灵禽合力一击击毙当场,一场激斗终于结束,周围再次平静下来。

    见周围那些无颜鬼兵又悄悄围了上来,叶恕却呆立在远处动也不动,视若无睹,凌若虚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扬手放出无数雷丝织就成一张大网罩下,暂且将那群无颜鬼兵挡在了外面。

    “白升说的没错,有这座大阵中的众多鬼兵阻拦,再加上这些无颜鬼兵,就算以罗刹的修为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穿破堵截冲出来也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丰燕……这一切都是控制这座万鬼大阵的人有意安排,是伍媚那女人的意思!”

    叶恕吸了口气,神色间平淡无常,语气也冷静的不带半点感情波动,但这话落入凌若虚耳中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此刻的叶恕是真的动了真怒……

    说实话,凌若虚宁愿叶恕大哭大叫的发泄出来,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样将一切埋在心里,化成这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一直以来,凌若虚最看重叶恕的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他那神秘的依旧无法看透的来历,而是他那较常人更为宽厚的心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怒拔剑、快意恩仇的人生才最过瘾,可是那只适合常人,却绝不是修道之人该走的路。因为杀戮越多,本心中的魔性就会增多一分,魔性的存在不但会产生心魔影响平日修炼,最重要的是在修道者踏出最后一步时,魔性越大引动的天劫威力也会越恐怖!

    佛家有杀生之戒律,道家将清静无为,但说到底心性宽厚仁慈,少生杀戮罪孽才是修道之人最该保持的心态,这点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是同样的观点。

    凌若虚一直觉得叶恕的性子暗合这一点,嘴上虽然从未提起,但心中却颇为赞许,纵使以前叶恕也曾经因情绪大变而发怒失常,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满心杀机过,第一次见叶恕如此模样,令凌若虚见了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几乎同时,空中那片星河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剧,并迅速的朝中间聚拢而去。

    白升顿觉周围压力徒增,仿佛有千钧之力瞬间加诸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生生挤爆一般,白升脸色一变,立刻激发出全部力量抵抗。

    只是随着周围星光的转动加速,这股挤压之力也在成倍的迅速增强,而刚刚自爆元婴后的白升实力大损,全身所剩下的法力连平日全盛时的五成都不足,只不过几息之后就已经后继无力,无法抵抗这股挤压之力了。

    血丝自白升鼻孔、嘴角先后渗出,浑身骨骼更已被周围那股挤压之力压迫的发出咯咯之声,白升眼中神色却更加疯狂,猛吸一口气后张口大吼道: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死了你也别想跑,别忘了你现在也在别人的大阵之中!而且你以为丰燕那妮子凭什么能凑巧拦住老夫的元婴?若不是有人故意放行,你以为就那妮子的本事就能跑来插手这场斗法?!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等老夫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老夫会在下面慢慢等着,等你们来跟我作伴!”

    叶恕目光一闪,右手拳头却猛然再一用力,那片星光随之骤然朝中间一缩,当即便见一股血光绽放,被困在正中的白升已被生生挤爆成了一堆血沫……

    白升一死,他那头坐骑冰虎也立时发出一声悲鸣,被两头灵禽合力一击击毙当场,一场激斗终于结束,周围再次平静下来。

    见周围那些无颜鬼兵又悄悄围了上来,叶恕却呆立在远处动也不动,视若无睹,凌若虚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扬手放出无数雷丝织就成一张大网罩下,暂且将那群无颜鬼兵挡在了外面。

    “白升说的没错,有这座大阵中的众多鬼兵阻拦,再加上这些无颜鬼兵,就算以罗刹的修为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穿破堵截冲出来也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丰燕……这一切都是控制这座万鬼大阵的人有意安排,是伍媚那女人的意思!”

    叶恕吸了口气,神色间平淡无常,语气也冷静的不带半点感情波动,但这话落入凌若虚耳中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此刻的叶恕是真的动了真怒……

    说实话,凌若虚宁愿叶恕大哭大叫的发泄出来,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样将一切埋在心里,化成这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一直以来,凌若虚最看重叶恕的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他那神秘的依旧无法看透的来历,而是他那较常人更为宽厚的心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怒拔剑、快意恩仇的人生才最过瘾,可是那只适合常人,却绝不是修道之人该走的路。因为杀戮越多,本心中的魔性就会增多一分,魔性的存在不但会产生心魔影响平日修炼,最重要的是在修道者踏出最后一步时,魔性越大引动的天劫威力也会越恐怖!

    佛家有杀生之戒律,道家将清静无为,但说到底心性宽厚仁慈,少生杀戮罪孽才是修道之人最该保持的心态,这点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是同样的观点。

    凌若虚一直觉得叶恕的性子暗合这一点,嘴上虽然从未提起,但心中却颇为赞许,纵使以前叶恕也曾经因情绪大变而发怒失常,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满心杀机过,第一次见叶恕如此模样,令凌若虚见了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几乎同时,空中那片星河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剧,并迅速的朝中间聚拢而去。

    白升顿觉周围压力徒增,仿佛有千钧之力瞬间加诸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生生挤爆一般,白升脸色一变,立刻激发出全部力量抵抗。

    只是随着周围星光的转动加速,这股挤压之力也在成倍的迅速增强,而刚刚自爆元婴后的白升实力大损,全身所剩下的法力连平日全盛时的五成都不足,只不过几息之后就已经后继无力,无法抵抗这股挤压之力了。

    血丝自白升鼻孔、嘴角先后渗出,浑身骨骼更已被周围那股挤压之力压迫的发出咯咯之声,白升眼中神色却更加疯狂,猛吸一口气后张口大吼道: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死了你也别想跑,别忘了你现在也在别人的大阵之中!而且你以为丰燕那妮子凭什么能凑巧拦住老夫的元婴?若不是有人故意放行,你以为就那妮子的本事就能跑来插手这场斗法?!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等老夫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老夫会在下面慢慢等着,等你们来跟我作伴!”

    叶恕目光一闪,右手拳头却猛然再一用力,那片星光随之骤然朝中间一缩,当即便见一股血光绽放,被困在正中的白升已被生生挤爆成了一堆血沫……

    白升一死,他那头坐骑冰虎也立时发出一声悲鸣,被两头灵禽合力一击击毙当场,一场激斗终于结束,周围再次平静下来。

    见周围那些无颜鬼兵又悄悄围了上来,叶恕却呆立在远处动也不动,视若无睹,凌若虚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扬手放出无数雷丝织就成一张大网罩下,暂且将那群无颜鬼兵挡在了外面。

    “白升说的没错,有这座大阵中的众多鬼兵阻拦,再加上这些无颜鬼兵,就算以罗刹的修为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穿破堵截冲出来也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丰燕……这一切都是控制这座万鬼大阵的人有意安排,是伍媚那女人的意思!”

    叶恕吸了口气,神色间平淡无常,语气也冷静的不带半点感情波动,但这话落入凌若虚耳中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此刻的叶恕是真的动了真怒……

    说实话,凌若虚宁愿叶恕大哭大叫的发泄出来,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样将一切埋在心里,化成这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一直以来,凌若虚最看重叶恕的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他那神秘的依旧无法看透的来历,而是他那较常人更为宽厚的心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怒拔剑、快意恩仇的人生才最过瘾,可是那只适合常人,却绝不是修道之人该走的路。因为杀戮越多,本心中的魔性就会增多一分,魔性的存在不但会产生心魔影响平日修炼,最重要的是在修道者踏出最后一步时,魔性越大引动的天劫威力也会越恐怖!

    佛家有杀生之戒律,道家将清静无为,但说到底心性宽厚仁慈,少生杀戮罪孽才是修道之人最该保持的心态,这点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是同样的观点。

    凌若虚一直觉得叶恕的性子暗合这一点,嘴上虽然从未提起,但心中却颇为赞许,纵使以前叶恕也曾经因情绪大变而发怒失常,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满心杀机过,第一次见叶恕如此模样,令凌若虚见了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几乎同时,空中那片星河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剧,并迅速的朝中间聚拢而去。

    白升顿觉周围压力徒增,仿佛有千钧之力瞬间加诸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生生挤爆一般,白升脸色一变,立刻激发出全部力量抵抗。

    只是随着周围星光的转动加速,这股挤压之力也在成倍的迅速增强,而刚刚自爆元婴后的白升实力大损,全身所剩下的法力连平日全盛时的五成都不足,只不过几息之后就已经后继无力,无法抵抗这股挤压之力了。

    血丝自白升鼻孔、嘴角先后渗出,浑身骨骼更已被周围那股挤压之力压迫的发出咯咯之声,白升眼中神色却更加疯狂,猛吸一口气后张口大吼道: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死了你也别想跑,别忘了你现在也在别人的大阵之中!而且你以为丰燕那妮子凭什么能凑巧拦住老夫的元婴?若不是有人故意放行,你以为就那妮子的本事就能跑来插手这场斗法?!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等老夫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老夫会在下面慢慢等着,等你们来跟我作伴!”

    叶恕目光一闪,右手拳头却猛然再一用力,那片星光随之骤然朝中间一缩,当即便见一股血光绽放,被困在正中的白升已被生生挤爆成了一堆血沫……

    白升一死,他那头坐骑冰虎也立时发出一声悲鸣,被两头灵禽合力一击击毙当场,一场激斗终于结束,周围再次平静下来。

    见周围那些无颜鬼兵又悄悄围了上来,叶恕却呆立在远处动也不动,视若无睹,凌若虚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扬手放出无数雷丝织就成一张大网罩下,暂且将那群无颜鬼兵挡在了外面。

    “白升说的没错,有这座大阵中的众多鬼兵阻拦,再加上这些无颜鬼兵,就算以罗刹的修为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穿破堵截冲出来也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丰燕……这一切都是控制这座万鬼大阵的人有意安排,是伍媚那女人的意思!”

    叶恕吸了口气,神色间平淡无常,语气也冷静的不带半点感情波动,但这话落入凌若虚耳中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此刻的叶恕是真的动了真怒……

    说实话,凌若虚宁愿叶恕大哭大叫的发泄出来,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样将一切埋在心里,化成这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一直以来,凌若虚最看重叶恕的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他那神秘的依旧无法看透的来历,而是他那较常人更为宽厚的心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怒拔剑、快意恩仇的人生才最过瘾,可是那只适合常人,却绝不是修道之人该走的路。因为杀戮越多,本心中的魔性就会增多一分,魔性的存在不但会产生心魔影响平日修炼,最重要的是在修道者踏出最后一步时,魔性越大引动的天劫威力也会越恐怖!

    佛家有杀生之戒律,道家将清静无为,但说到底心性宽厚仁慈,少生杀戮罪孽才是修道之人最该保持的心态,这点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是同样的观点。

    凌若虚一直觉得叶恕的性子暗合这一点,嘴上虽然从未提起,但心中却颇为赞许,纵使以前叶恕也曾经因情绪大变而发怒失常,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满心杀机过,第一次见叶恕如此模样,令凌若虚见了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几乎同时,空中那片星河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剧,并迅速的朝中间聚拢而去。

    白升顿觉周围压力徒增,仿佛有千钧之力瞬间加诸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生生挤爆一般,白升脸色一变,立刻激发出全部力量抵抗。

    只是随着周围星光的转动加速,这股挤压之力也在成倍的迅速增强,而刚刚自爆元婴后的白升实力大损,全身所剩下的法力连平日全盛时的五成都不足,只不过几息之后就已经后继无力,无法抵抗这股挤压之力了。

    血丝自白升鼻孔、嘴角先后渗出,浑身骨骼更已被周围那股挤压之力压迫的发出咯咯之声,白升眼中神色却更加疯狂,猛吸一口气后张口大吼道: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死了你也别想跑,别忘了你现在也在别人的大阵之中!而且你以为丰燕那妮子凭什么能凑巧拦住老夫的元婴?若不是有人故意放行,你以为就那妮子的本事就能跑来插手这场斗法?!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等老夫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老夫会在下面慢慢等着,等你们来跟我作伴!”

    叶恕目光一闪,右手拳头却猛然再一用力,那片星光随之骤然朝中间一缩,当即便见一股血光绽放,被困在正中的白升已被生生挤爆成了一堆血沫……

    白升一死,他那头坐骑冰虎也立时发出一声悲鸣,被两头灵禽合力一击击毙当场,一场激斗终于结束,周围再次平静下来。

    见周围那些无颜鬼兵又悄悄围了上来,叶恕却呆立在远处动也不动,视若无睹,凌若虚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扬手放出无数雷丝织就成一张大网罩下,暂且将那群无颜鬼兵挡在了外面。

    “白升说的没错,有这座大阵中的众多鬼兵阻拦,再加上这些无颜鬼兵,就算以罗刹的修为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穿破堵截冲出来也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丰燕……这一切都是控制这座万鬼大阵的人有意安排,是伍媚那女人的意思!”

    叶恕吸了口气,神色间平淡无常,语气也冷静的不带半点感情波动,但这话落入凌若虚耳中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此刻的叶恕是真的动了真怒……

    说实话,凌若虚宁愿叶恕大哭大叫的发泄出来,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样将一切埋在心里,化成这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一直以来,凌若虚最看重叶恕的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他那神秘的依旧无法看透的来历,而是他那较常人更为宽厚的心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怒拔剑、快意恩仇的人生才最过瘾,可是那只适合常人,却绝不是修道之人该走的路。因为杀戮越多,本心中的魔性就会增多一分,魔性的存在不但会产生心魔影响平日修炼,最重要的是在修道者踏出最后一步时,魔性越大引动的天劫威力也会越恐怖!

    佛家有杀生之戒律,道家将清静无为,但说到底心性宽厚仁慈,少生杀戮罪孽才是修道之人最该保持的心态,这点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是同样的观点。

    凌若虚一直觉得叶恕的性子暗合这一点,嘴上虽然从未提起,但心中却颇为赞许,纵使以前叶恕也曾经因情绪大变而发怒失常,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满心杀机过,第一次见叶恕如此模样,令凌若虚见了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几乎同时,空中那片星河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剧,并迅速的朝中间聚拢而去。

    白升顿觉周围压力徒增,仿佛有千钧之力瞬间加诸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生生挤爆一般,白升脸色一变,立刻激发出全部力量抵抗。

    只是随着周围星光的转动加速,这股挤压之力也在成倍的迅速增强,而刚刚自爆元婴后的白升实力大损,全身所剩下的法力连平日全盛时的五成都不足,只不过几息之后就已经后继无力,无法抵抗这股挤压之力了。

    血丝自白升鼻孔、嘴角先后渗出,浑身骨骼更已被周围那股挤压之力压迫的发出咯咯之声,白升眼中神色却更加疯狂,猛吸一口气后张口大吼道: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死了你也别想跑,别忘了你现在也在别人的大阵之中!而且你以为丰燕那妮子凭什么能凑巧拦住老夫的元婴?若不是有人故意放行,你以为就那妮子的本事就能跑来插手这场斗法?!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等老夫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老夫会在下面慢慢等着,等你们来跟我作伴!”

    叶恕目光一闪,右手拳头却猛然再一用力,那片星光随之骤然朝中间一缩,当即便见一股血光绽放,被困在正中的白升已被生生挤爆成了一堆血沫……

    白升一死,他那头坐骑冰虎也立时发出一声悲鸣,被两头灵禽合力一击击毙当场,一场激斗终于结束,周围再次平静下来。

    见周围那些无颜鬼兵又悄悄围了上来,叶恕却呆立在远处动也不动,视若无睹,凌若虚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扬手放出无数雷丝织就成一张大网罩下,暂且将那群无颜鬼兵挡在了外面。

    “白升说的没错,有这座大阵中的众多鬼兵阻拦,再加上这些无颜鬼兵,就算以罗刹的修为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穿破堵截冲出来也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丰燕……这一切都是控制这座万鬼大阵的人有意安排,是伍媚那女人的意思!”

    叶恕吸了口气,神色间平淡无常,语气也冷静的不带半点感情波动,但这话落入凌若虚耳中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此刻的叶恕是真的动了真怒……

    说实话,凌若虚宁愿叶恕大哭大叫的发泄出来,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样将一切埋在心里,化成这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一直以来,凌若虚最看重叶恕的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他那神秘的依旧无法看透的来历,而是他那较常人更为宽厚的心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怒拔剑、快意恩仇的人生才最过瘾,可是那只适合常人,却绝不是修道之人该走的路。因为杀戮越多,本心中的魔性就会增多一分,魔性的存在不但会产生心魔影响平日修炼,最重要的是在修道者踏出最后一步时,魔性越大引动的天劫威力也会越恐怖!

    佛家有杀生之戒律,道家将清静无为,但说到底心性宽厚仁慈,少生杀戮罪孽才是修道之人最该保持的心态,这点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是同样的观点。

    凌若虚一直觉得叶恕的性子暗合这一点,嘴上虽然从未提起,但心中却颇为赞许,纵使以前叶恕也曾经因情绪大变而发怒失常,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满心杀机过,第一次见叶恕如此模样,令凌若虚见了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几乎同时,空中那片星河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剧,并迅速的朝中间聚拢而去。

    白升顿觉周围压力徒增,仿佛有千钧之力瞬间加诸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生生挤爆一般,白升脸色一变,立刻激发出全部力量抵抗。

    只是随着周围星光的转动加速,这股挤压之力也在成倍的迅速增强,而刚刚自爆元婴后的白升实力大损,全身所剩下的法力连平日全盛时的五成都不足,只不过几息之后就已经后继无力,无法抵抗这股挤压之力了。

    血丝自白升鼻孔、嘴角先后渗出,浑身骨骼更已被周围那股挤压之力压迫的发出咯咯之声,白升眼中神色却更加疯狂,猛吸一口气后张口大吼道: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死了你也别想跑,别忘了你现在也在别人的大阵之中!而且你以为丰燕那妮子凭什么能凑巧拦住老夫的元婴?若不是有人故意放行,你以为就那妮子的本事就能跑来插手这场斗法?!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等老夫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老夫会在下面慢慢等着,等你们来跟我作伴!”

    叶恕目光一闪,右手拳头却猛然再一用力,那片星光随之骤然朝中间一缩,当即便见一股血光绽放,被困在正中的白升已被生生挤爆成了一堆血沫……

    白升一死,他那头坐骑冰虎也立时发出一声悲鸣,被两头灵禽合力一击击毙当场,一场激斗终于结束,周围再次平静下来。

    见周围那些无颜鬼兵又悄悄围了上来,叶恕却呆立在远处动也不动,视若无睹,凌若虚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扬手放出无数雷丝织就成一张大网罩下,暂且将那群无颜鬼兵挡在了外面。

    “白升说的没错,有这座大阵中的众多鬼兵阻拦,再加上这些无颜鬼兵,就算以罗刹的修为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穿破堵截冲出来也是难之又难,更何况是丰燕……这一切都是控制这座万鬼大阵的人有意安排,是伍媚那女人的意思!”

    叶恕吸了口气,神色间平淡无常,语气也冷静的不带半点感情波动,但这话落入凌若虚耳中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此刻的叶恕是真的动了真怒……

    说实话,凌若虚宁愿叶恕大哭大叫的发泄出来,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样将一切埋在心里,化成这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一直以来,凌若虚最看重叶恕的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他那神秘的依旧无法看透的来历,而是他那较常人更为宽厚的心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一怒拔剑、快意恩仇的人生才最过瘾,可是那只适合常人,却绝不是修道之人该走的路。因为杀戮越多,本心中的魔性就会增多一分,魔性的存在不但会产生心魔影响平日修炼,最重要的是在修道者踏出最后一步时,魔性越大引动的天劫威力也会越恐怖!

    佛家有杀生之戒律,道家将清静无为,但说到底心性宽厚仁慈,少生杀戮罪孽才是修道之人最该保持的心态,这点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是同样的观点。

    凌若虚一直觉得叶恕的性子暗合这一点,嘴上虽然从未提起,但心中却颇为赞许,纵使以前叶恕也曾经因情绪大变而发怒失常,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满心杀机过,第一次见叶恕如此模样,令凌若虚见了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四百四十八、殇、怒

    “不!怎么会这样?!”

    白升狂怒的大吼着,满脸的不甘与怨愤,自爆元婴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然而丰燕的突然出现却破坏了这一切,虽然元婴爆炸依旧引发出了一个空间漩涡,但那空间漩涡的位置却距离叶恕还有数十米,如此距离已经足以令叶恕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避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白白的毁了自己的元婴,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料的目的,这让白升几乎瞬间陷入濒临崩溃的歇斯底里中。

    而对面的叶恕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时间也愣怔住了,任凭凌若虚解除“九曜神雷大阵”后将他带着向后飞遁出上百米都恍若未觉。

    此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画面便是方才丰燕那娇艳的一笑……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叶恕心中知道,丰燕对他的好全是因为他现在的假扮成了简木云的身份,而以他和静流宗的立场关系,他也不该对丰燕产生任何过多的感情;可是即便是一只小猫小狗,在身边养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又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丰燕在叶恕眼中除了有些骄纵出来的大小姐脾气外,其他的印象都很不错,甚至就是那偶尔耍耍小性子的时候,落在叶恕眼中也都没什么太多的厌恶感,反倒有些有趣……

    所以,尽管叶恕与丰玄已经是生死仇敌,可是对丰玄这个女儿,叶恕却实在生不出来什么恶感,甚至因为一直以来对丰燕的利用和欺骗,心中对这女孩总有几分歉疚,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

    可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想到补偿丰燕的方法,却再一次承受了这个女孩一个人情,一个大得无法偿还也再无机会去还的人情……

    一抹哀伤自叶恕眼中化开,他抬头望向远处还在歇斯底里怒吼着的白升,眼中瞬间腾起浓浓的杀意,手臂轻轻抬起,朝白升遥遥张开了五指。

    白升身周那被三道音杀冲击波冲散的“紫薇周天剑阵”徒然动了,数百把飞剑剑意勃发,瞬间光华大放,随即光华爆散中化作了漫天星光。

    点点星光明灭不定,转眼间如组成一片银河,仿佛依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则,缓缓转动着,将白升圈在正中。

    白升的叫嚣立时戛然而止,从这片绚烂美丽的星河中,他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和杀机,这种强烈的危机感自从他修道大成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这危机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无助,迷茫,任凭他如何哭泣、挣扎,却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只能被人捏在掌心中随意摆布,虐杀!

    这种无助的感觉令白升心中的不甘再次爆发,他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众位兄长随意欺负的弱童!为了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付出了多少心机和汗水,暗自拉拢同门、长老,排除异己,甚至不惜用尽手段将几位兄弟姐妹一一除去,最后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手中?!

    “不!我不会死的,要死的是你!丰玄老鬼,聚真教,你们谁都杀不了我!你这个小鬼更不能!”

    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听着白升状若癫狂的怒吼,叶恕眼中杀机冰冷如水,张开的手掌骤然攥成了拳头。

    <a href="http://"></a>

    </div>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