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重生之打神鞭> 章节目录 第应一百六十章应对

章节目录 第应一百六十章应对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喜欢的朋友就订阅下,多多支持,另这个月更新章数不定。

    第一百六十章应对

    长寿宫的中年管家讲完,就把自己的灵气输入传影符中,顿时空中出现了一段模糊的影像,只见一道青光从夜叉的身边一闪而过,随后夜叉似青蛙一样的大眼转动了一下,身体向后退,手中的钢叉往前扔去...。

    林若然看到那道模糊的青光,觉的似曾相似,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心里虽焦急,面上却表现的很淡定,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端起一杯灵梨汁喝了一口,耳边听着水明月和中年管家长福对于此事的举措与应对。

    “大公主,我们现在怎么办?”中年管家一脸诚恳的问道。

    水明月沉思片刻,道:“长福,你带领一队乌龟队先行,寻找夜么的下落,他沿途肯定会留下线索。”

    中年管家道了一声是,如临大赦的退了出去,他可是知道水明月的脾气,看似风光明月,实则腹黑狡诈,对于出了错误的属下更是森严,不允许出现一丝差错,否则按律处置。

    水明月对站在那里的老鲛人道:“李嬷嬷,你持我的传影符派出一队夜叉军,去寻找夜么的下落,务必找到他,助他一臂之力。”

    李嬷嬷道了一声是,转身走了出去。

    水明月下达完命令,看了一眼交头接耳的阿花和柳月二人,目光扫过一脸平静柔和的阿丽,停在了林若然的脸上,她白皙如玉的脸上细腻光滑,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大大的眼睛在喝了一口果汁后,弯成了月芽状,非常享受,似是对于自己朋友的现状无一点担扰之色,她诧异了,觉的林若然的那个朋友没有分量,心里开始庆幸没有为储物袋里的灵石与灵药加码,若不然可能会谈崩了。

    林若然抬起头同样望向了水明月一幅等待她好好给她解说的样子,她心里咯噔一下,越发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她弯了弯嘴角对林若然道:“林道友,对不起,未让你见到你的朋友,我感到很遗憾,不过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若不然我必会原物奉还你的储物袋,一石不取。”

    林若然心有遗憾的点点头,她投给水明月一个信任的眼神,然后和阿丽的目光交接,阿丽懂她的意思,于是她站起身对水明月道:“表姐,我们打扰多时,要告辞了。”

    水明月在宫中的事物繁忙,没有留阿丽她们,她们一行人对水明月行了一礼,就向阿丽的洞府走去。

    柳月一向粗枝大叶,这次却很细心的从师妹平静的脸上看出她一点也不担心林二的安危,而林六并没有要求跟着水明月的手下去寻找人,所以回到洞府后,她略安慰了下师妹,就继续和阿花玩闹,过着没心没肺不用修炼的日子。

    林若然和欲言又止的林六告别后,回到自己房间,布置好阵法,回到了流砂坠里。

    她一进来,就看到独眼兽单于正埋首于一堆白的亮眼的纸张里,一块块方型模具隔成一个个小空间,那里有几种绿色的灵草,单于正忙碌着打手诀,只见那几种灵草慢慢的由绿变白,上空的灵气是一阵蒸腾,显然到了成符纸的关健时刻,单于虽知主人进来,却顾不得打声招呼,半刻钟后,那批符纸终于制作成功了。

    单于笑呵呵的对林若然道:“主人,你回来了,看我现在做了好多符纸,这下不用再花灵石买了。”

    林若然笑了笑,觉的独眼兽的改变真是太大了,她以为单于必定会闹一阵小脾气,谁知被尊制服的服服贴贴的。

    林若然走了过去,她拿起做好的空白符篆,用手轻轻的摩挲一下,手轻轻一弹,没有指压的痕迹,质量达到了上品,她非常满意,高兴的夸奖了独眼兽几句,单于连连推说是师傅交的好。

    林若然拿走一些空白符篆,就回到自己的竹楼里,她静下心把空白的符篆耐心的画到灵气耗尽,随后盘腿打坐了七七四十九个循环,她内视看到自己丹田里的灵液又多了些,这让她非常惊喜,自己虽然离筑基后期还很远,但是积少成多,总有水滴石穿的那一天。

    她忽然想师傅了,不知她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什么。

    她仅愣了片刻,就清醒过来,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自己梳妆台上盛放鲜花的瓶子,那是从一个修士手中淘来的灵器,可专盛水变灵泉用,现在上面的那枝桃花分明美丽无暇,绽放它独特的芳香。

    这是谁的杰作,谁会那么细心摘一朵生机勃勃的桃花放在这里,袁兵?单于?还是青嫒。

    她欣赏一会,就盘腿而坐开始用神识联系林二,等了半个时辰,林二的消息仍是石沉大海,如何也联系不上他,最终她放弃了,决定出去走走,看一看那一颗好久不见的桃树。

    林二半死半活的被中年管家拖了出来,随后见到一个长的很丑陋的似青蛙却有尾巴的妖兽,那只妖兽对那个中年管家长福一阵叽哩呱啦,中年管家点点头,那只妖兽对呆头呆脑的林二甩出一道蓝色的灵光,林二虽有警惕心,却无灵敏身,只能牢牢的被一个光圈捆起来,林二大声抗议不走,中年管家看到挣扎激烈的林二,真怕他做出自爆的行为,于是摆手示意夜叉等一等,他开口把有人以物换取他自由的事说了,这下林二不反抗了,乖乖的和那个夜叉走了。

    他被那个金丹夜叉拉着往前走去,速度很快,像一道风。他正被颠簸的很难受时,夜叉忽然顿住了脚步,手紧握钢叉,一双大眼警惕的望向四周,同时口中发出几个拗口的声音。

    “阁下是何人?”

    水中前方不足一百米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道青色的身影,那是一个长的很妖孽的男子,白净的面皮,精致而英气的五官,唇不点而红,脸不涂而嫩,比女修的面孔还好看,林二一时看愣了,等那个男子拿着孔雀扇轻轻一扇,一道飓风忽然把林二吹了好远,他一下子摔倒在地而晕死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