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破冥奇缘>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章时候未到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章时候未到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从饭馆里出来到对面高架桥上坐公交需要横穿一条马路,这个时候,泛红的红绿灯拦住了一群人在路边上。南宫名立马加入了等绿灯的队伍。

    红灯的持续时间有点长,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依然大红灯笼高挂,有几个行人耐不住性子了,看周围车稀了一点,趁机就往对面跑。南宫名本来也打算跟上去,刚到路边,却被突然出现的东西拦住了去路,南宫名低头一看,原来是根拐杖。

    “时候未到。”老人双目禁闭,居然是个盲人。南宫名偷偷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确定他是盲人无疑,心里有些诧异。他是怎么知道红绿灯的?

    南宫名疑惑未解,便听到一阵凄厉的刹车声从前方传来,紧跟着又是一连串的刹车和撞击声。行人们捂嘴尖叫,眨眼之间,有四五辆小车在眼前追尾,那几个闯红灯的路人被吓得瘫软坐在地上。第一辆小车为了避免撞到行人急忙减速,后面的车变化不及便追尾上去,酿成大祸。

    南宫名暗想刚才要是自己也跟上去了结果会怎样?再回头看那老人,他不紧不慢地用拐杖敲打着路面,慢悠悠地走过人行道。经过南宫名身边时,老人低声说:“你的地方不在这里。”

    南宫名想要问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正在这时行人涌了过来,有的匆忙过马路,有的去现场救人,等南宫名再回过神来老人已经不见了。

    细雨飘飘而下,冷风带着凉意扑打在南宫名脸和脖子等裸露的皮肤上,他不得不在公交站台上缩起身子御寒。

    公交车姗姗来迟,车上一个乘客也没有。车门吱嘎一声打开,司机正歪着身子在手机上点点画画,南宫名上车刷卡时他看都没看一眼。

    南宫名选了个车尾靠窗的位置坐下,在高架桥上视线可以延伸向很远的地方。放眼望去,整座城市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之中。

    车子行驶过了几站,站台上都没有新的乘客上来,南宫名干脆坐到后座的中间位置。如果这个时候目光朝向车前,不特意聚焦于某处,整个车厢的景物就会尽收眼底。自己仿佛和车厢是静止的,车窗外的高楼大厦不停的后退拐弯沉浮,整个天地都在动!如果这时候司机从后视镜往后面看一眼,会以为南宫名猫头鹰上身。

    南宫名玩得不亦乐乎,直到车子靠站,上来了一个穿白色毛绒外衣的女孩。不知道是否由于白色衣服反光的关系,随着她的走动,她所在的那段车厢位置要格外的亮。她头上罩着兜帽,脸上戴口罩,口罩也是白色的,只有一双眼睛和几缕黑发露在外面。她抬眼偷偷盯着南宫名的脸看了一眼,又急促躲开视线,在靠门的一个位置背对他安静地坐下。

    不知道为什么,南宫名觉得在哪里见过相似的目光,可一时半会怎么也想不起来。就在这时,车子开动了。

    绍蜀城的高架桥四通八达,宛如千万巨蟒相互缠绕在高楼之间,平地之上。

    公交车向右转弯,朝更高的路驶去。南宫名百无聊赖地侧头望着窗外。天际暗云纠结,隐约雷鸣,没过一会儿,狂风裹挟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敲打在玻璃上,划下条条水痕,眨眼睛,水痕混为一片,整座高架桥笼罩在黑云密雨之中。

    车里的灯忽然亮了,广播播报安全提示,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带。

    司机大骂一声,抱怨运气不好,他的手机就在刚刚失去了信号。

    外面越来越暗,蓝色的闪光不时从周围的黑雾里探出头来,低沉的轰鸣声震动着玻璃。南宫名隐隐感觉空气变得非比寻常,皮肤表面麻麻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司机猛踩油门,想要快点冲出这段雨云。四下里路灯变得昏暗,看不见一辆车来往。

    浓云在翻滚,公交快得吓人。南宫名手忙脚乱地绑好安全带,他看到前面的女生双手紧紧握住前座栏杆,把头埋得低低的,看上去非常害怕。

    司机一路上骂骂咧咧,什么粗话俚语全都蹦了出来,车灯大亮,油门踩底,紧握方向盘。他从开这趟公交至今只听前辈说过曾遇到过一次雷暴,没想到今天自己也碰上了,前辈肩膀上那块狰狞的伤疤每到雨季都疼痛难忍,自己可不想也留下个纪念。

    这段高架桥似乎失去了尽头,任由飞驰也冲不出去。狂风鬼魅般缠绕着公交车,空洞尖锐的呼啸声此起彼伏,似乎随时准备破窗而入。公交车晃动的非常厉害,南宫名心惊胆战地握紧两侧的座椅,那个女生吓得脸色惨白,双眼禁闭,在座位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突然,司机“啊!”的大叫一声,声音里充满惊愕与绝望,南宫名在后座看的清清楚楚,公交车灯的光束里毫无预兆地出现了一辆小车。车子斜横在路中,车身右侧撞凹了一个大坑,在它前方的雾里还有一辆车,亮着鲜红的尾灯。

    “你的地方不在这里……”老人的声音再次在南宫名耳边低语。

    司机急踩刹车,狂打方向盘,整辆公交车横打过来,轮子在湿漉漉的地面上打滑,摩擦声随着车子的漂移刺激耳膜。女生捂着耳朵尖叫起来。

    一声巨响,公交车头部侧面和小车撞到一起,可怕的力量让整辆车严重倾斜,碾过小车,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身,紧接着又是一下剧烈震动,车撞破栏杆,从高架桥上滚了下去。

    “断月!”

    飞溅的雨滴悬浮在空中,飘甩的安全带凝固不动,所有的声音最后一音节被无限拉长……宛若有人关闭了时钟的开关,时间的流动变得黏稠,眼前的世界慢了下来,不过南宫名很快就明白过来,而是自己变快了。

    公交车顶朝下悬浮在半空中,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往高架桥下坠落。只要再滚两圈,整辆公交便会重重的砸在地上。

    南宫名解开安全带,紧握断月拨开挡在面前的从车上脱离的垃圾桶。世界只是相对慢了下来,原本物理状态并没有发生改变,南宫名费了点力气才从座位上小心不踩碎车灯,走到那个女生面前,在这段时间里,车子又转了半圈。

    女生现在的位置是横在半空中,安全带把她和座位拉扯在一起,才使她避免了和滚筒洗衣机里的衣服同样的不幸。她的头发挡住了脸,口罩依然完好地遮住脸。

    南宫名解开了她的安全带,挥舞断月刺碎玻璃,玻璃碎片像身处太空般缓慢地飞出去。南宫名看到最近的高架桥距离公交车也有五六米的距离。

    南宫名手揽女生的腰,纵身朝高架桥跳去。

    脸撞在雨滴上,凉飕飕的。

    在身体下落时唤出了御灵柩垫了一脚。他一把女生放在路边安全的位置便立马回身朝公交车跳下去。

    此时公交车是侧面朝上的,南宫名落在了公交车的玻璃窗上,看到受到撞击的车皮变形严重。

    南宫名快步跑到车前,刚要刺破车门的玻璃,却发现司机居然没有在驾驶座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