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城外危城>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百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百大结局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时间如流水般划过,转眼间,又快过春节了,叶姗下班,路过菜市场买了一大堆菜。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最近开始放寒假,好在方果在补习,白天都要上课,只晚上和周末呆在家,不然真是要命,每次想到要面对方果,她就有说不出的抗拒。

    如今,他对自己更加地针锋相对,常常一句话不对头就在家里对大家摆脸色,方林教训过几次,不但没改,反倒更加地变本加厉。还动不动和筱雨吵架,叶姗每次都让筱雨让着他点,别去招惹。

    多折腾了几次,实在是被伤透了,叶姗对方林说要不自己还是带着筱雨回自己家去住算了,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浪费了,这样磕磕碰碰地生活在一起,大家都难受。

    可是方林不答应,他说:“这臭小子也就周末的时候回来两天,况且我也看出来了,他就是故意的,你这样一逃避,反倒更加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坚决不能纵容。”

    说完,方林把叶姗拦腰一抱,“况且我也舍不得和你分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说什么也不要分开。再说,我还要和咱女儿多培养培养感情呢,你发现没,筱雨现在越来越喜欢我了。”

    叶姗转念一想,也对,以后是要当后妈的,如果在气势上都输了,注定一辈子被一个小屁孩欺负,这要被人知道,自己还有何颜面来当这个家长啊。

    于是,叶姗愈发地对方果好,她坚信,就是块石头,也终有捂热的那一天。

    在菜市场逛了一大圈,刚到家,打开家门,却听到筱雨坐在沙发上呜呜的哭声,叶姗连忙上去问她怎么回事,筱雨抹着眼泪哭诉。

    “哥哥说我用了他电脑,生气了,可是今天的作业有道查资料的语文题,我必须用一用电脑,呜呜......”

    叶姗实在气不过,以前常听方林说起儿子,也是一懂事乖巧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一到自己这儿,就变得如此娇纵蛮横了。

    她找方果理论了几句,没想到他砰地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音乐放得震耳欲聋。

    方林加班,直到吃饭的时候才到家。饭桌上,方果开始挑三拣四。

    “这都做了些什么啊,难吃死了,还是老妈做的好吃。”

    叶姗一听,憋了半天的火气嗖地就上来了,“如果你真觉得实在吃不下,要么自己做,要么去你妈那吃,我做的菜,也就这样了!”

    方林闻出了火药味,立马两边劝,一边骂方果没大没小,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一边安抚叶姗,叫她别和方果一般见识。

    “明天不上班,我们出去钓钓鱼如何?好久没到山里走一圈了。”筱雨一听,立马附和。可是叶姗和方果都没说话。

    叶姗强忍着,不想方林为难,可是矛盾还是在晚上爆发了。

    方果和筱雨争电视频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从来不爱看电视的他,这天晚上就非得抢筱雨的遥控器,说自己要看军事频道。筱雨不乐意,要去抢回来,他一把就把筱雨推到了地上,不小心还绊倒了桌上一个玻璃杯,被摔得粉碎。

    叶姗听到声音,一下就从厨房冲了出来,拉起直掉眼泪的筱雨,“你这孩子真是的,也这么大个人了,怎还好意思和一个小孩子抢电视看!”

    “我就是故意的,怎么了?过不下去你就别呆在这,这个家本就是我的家,房子也是我爸买的,连房产证上也是我的名字,你没出一分钱!”方果气焰嚣张。

    叶姗听得眼泪花都在眼眶里打转了,他这样一说,自己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方林从书房冲出来,厉声呵斥方果。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以为呆在这里我爸就真的把你当一家人了?我告诉你,永远也别做这春秋大梦了,前段时间我爸妈给我过生日,他还住到了金鹭苑。包括我妈开饭馆,我爸也给了3万块钱。只要有我在,就算离婚了,我们也是一家人!”

    ......

    方林响亮的一巴掌打在了方果脸上,立马,他的脸上印出了一个鲜明的手指印!

    这个17岁的大男孩,强忍着眼泪,不管不顾地冲出了家门,消失在夜色中。

    方林出去找了一圈,没找到,心想肯定是跑青莲那去了,也就没多管。出门的时候看到叶姗的眼神,他隐隐担心,方果刚才的话,她肯定听到心里去了。

    果然,进门就看到叶姗坐在沙发上,神情凝重。

    “山人,刚才方果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方林伸手抱她,被叶姗强硬地推开了,“为什么不回答我?是心里有鬼吗?”叶姗一边说,一边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我就知道,直到现在,我还是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方林的心一下就被刺痛了,死死地抱着叶姗不放手,“姗,你别这样,你要相信我,那天生日,确实是果果强烈要求的,这孩子最近敏感得不行,我就没拂了他的意。但是我发誓,那天晚上我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至于那钱,当时青莲投资开馆子,到处借钱,我一心软,就给了......毕竟,当初是我们对不起她。你能理解的,是不是?”

    叶姗的泪终于是落了下来,“我生气,是因为你撒谎骗我,如果你光明磊落地给我说,我会阻止你吗?你把我想得也太小肚鸡肠了。你要做一个好父亲,这是无可厚非的,包括你对她内疚,要资助她,我也无话可说,可是这一切,你都背地里去做,还是那句话,你始终当我是个外人!”

    方林开始不停地道歉,发誓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有任何事都和叶姗商量着来,好说歹说,折腾到大半夜,两人才和好。

    感觉人还没从这折腾中恢复元气呢,周一,本来该去寒假补习班上课了的方果,却没有去。老师打来电话,问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方林一惊,才发现方果竟然离家出走了,之前,他一直以为方果回了青莲那里。

    方林第一时间就给青莲打了电话,方果失踪的打击,对青莲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两人把所有认识的同学和朋友找了个遍(www.fanwai.org),也没找到方果的任何消息。

    方林痛苦极了,他知道这是方果对自己背叛家庭的无声报复,他这个年龄的孩子,逆反心理太重,真怕稍不小心,便步入了歧途。

    叶姗看在眼里,也跟着干着急,陪着方林一起找。不可避免的,青莲见到叶姗,第一次对她发火了,责问她到底对她儿子做了什么?“他就只是个孩子,你就这样容不下他吗?”

    方林维护叶姗,给青莲说是因为果果顶撞自己,他打了一巴掌就跑了,“怪我大意了,我一直以为他去了你那,也忘记了打个电话来确认下。”

    直到3天以后,方果主动打电话回来,告诉青莲他去了两百多公里以外的一个同学家,青莲才从崩溃中还魂回来。

    “妈,我兜里没钱了,而且不好买车票,你让老爸来接我一趟。”

    方林气得浑身发抖,一气之下说他爱回不回,自生自灭去吧!可没一会,父母和青莲就找上门来,骂他这个做父亲的冷血。

    “你真的要逼得他辍学不可么?以前的果果那么懂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比谁都清楚!”父母在孩子这件事上,和青莲保持着高度的一致。

    “要怎样教育、怎样责罚,也得先把他接回来再说。”

    方林打算出门,叶姗一直跟在门口,看着方林的父母和青莲上了车,几人浩浩荡荡地去接人,叶姗满心失落。

    “原来他们才是一家人啊,自己终究只是个外人!”方果说得没错。

    从那以后,叶姗尽量避开方果,只要方果要回家,她都提前带着筱雨离开了,方林觉得委屈了叶姗,也常常处在痛苦之中。

    有时候突然非常怀念以前和方林偷偷约会的日子,那时候,眼里除了彼此,再无其他,可以恣意地徜徉在彼此的温柔里,而没有来自周围人的压力!

    过去终究是回不去了。

    春节愈发临近,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一年中最后一天上班。上午,谢总把方林叫到办公室,交代了很多细节问题,最后压低声音,不无担心。

    “小方,最近行事可得小心了再小心,我有在纪委上班的朋友可是吹了风了,最近严查违纪行为,你要做好各方面准备,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方林内心一紧,把最近经手的采购一一在大脑里过了一遍(www.fanwai.org),自认做得还是天衣无缝,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冒出两年前的马佑军和韩妮娜来。

    灯火通明的夜!

    方林一个人在大街上徘徊,脑袋里乱糟糟的,一会想起叶姗、一会想起方果和青莲、一会单位的烦心事又冒了出来,他开始提心吊胆。

    “不知道纪委会不会查到自己?”

    叶姗自从方果离家出走回来后,便带着筱雨回了自己的家,方林去接过她几次她都拒绝了,“山人,等他开学以后再回来吧,少接触一些,矛盾总能少一些。”

    后来,索性成了方林经常留宿叶姗那了,可只要方果发现他不在,便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催他。

    刚才去了叶姗那一趟,她却不在家,打电话得知,叶姗已经带着筱雨出门旅行去了,她说不想为难方林,在孩子和她之间选择,所以她主动把春节的时间让给了方果。

    不想回到那个只有一个人的家,不知不觉间,开着车转悠,方林来到了青莲的饭馆附近,远远地停在马路对面,坐车上抽烟。

    还有几个顾客在吃饭。青莲忙碌着,却带着满足的笑容,方果也跟在身旁,帮忙招呼顾客,临近春节,请的几个帮工都放假回了家,店里就只青莲母子两人。

    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半小时后,青莲关门,方林正想掉头,上前打算送他们回去,然后把方果接回家,父母刚打电话,让方林明天带上果果回家吃团年饭。

    抬头却看到一辆车停到了饭馆门口,隐约间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在对青莲说着什么。

    青莲一直温和地笑着,不断摆手,最后被方果拉上了车,汽车呼啸而去。

    ......

    金沙市机场。

    一个穿着黑色长款羽绒服,身材高挑的美丽女子,带着个乖巧的小女孩,在候机。女子正在打电话。

    “燕子,我马上就出发了,我带筱雨过来看看你和孩子。”

    女子温柔地笑着,“留在阳城发展?这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哦!”

    远处,太阳穿破云层,透过机场大厅的玻璃,照在女子的身上,熠熠生辉。

    (全文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