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都市青春>南阳王妃> 章节目录 第85章:三国章杀

章节目录 第85章:三国章杀

    <script>app2();</script>

    叶遥把襄容召了过来,让他也带着一千个人手,蹲守西宁随时待命。

    襄容一听见叶遥说要和‘京城四爷’以及南阳王举办会战,愁得日日夜夜寝食难安。这么沉重的使命,为什么每次都压到他头上来?

    上次的比试,他不就输得一败涂地?这次,叶遥姑娘怎么还把希望压在他身上?

    话说回来,这位四爷是何许人也?听说他请动了上任太尉之孙,已经隐世十多年的常胜将军的继承者。传闻,那位四爷以及他的贴身部下,全都带着穿白色的陶土面具,穿着一身白衣,风度翩翩浊世佳公子。看样子,他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南阳王接到战书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在上面敲下印章,像是迫不及待和对方一较高下似得,看得出来,之前他被某某某甩了两巴掌这事,他还耿耿于怀着,所以,他要趁这次机会,好好杀一杀对方的士气。

    这次三方会战的赌局,已经从西宁,开设到京城,大家都在议论,究竟谁能拔得头筹。

    要不是因为南阳王和皇上决裂,导致边境进出多了几十条限定,那些没有通关文宪的穷人,想进城烧香拜佛走亲访友都不行。

    叶遥拿着一本书,性急冲冲赶往王宫,把本子往轩辕文爵桌上,一丢,说道,“这是这次比赛的规矩,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好好学习学习!”

    轩辕文爵翻开第一页,眼花缭乱,“这是什么游戏?”

    “真人版三国杀!”

    “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就赶紧学!我这边有一套纸牌,你先拿去练练手。”

    丢完这句话,她甩头就走,也不肯多留半步。

    妖歌兴致高昂的凑头说,“爷,她又翻出什么新花样?”

    轩辕文爵把书本丢给他,“这次的比赛反正由你负责的,你赶紧学起来吧。”

    “好呀!”

    可是,半天过后,妖歌哭丧着脸跑了回来,“爷,实在不行了!我没法琢磨!”

    那书本又重新丢回轩辕文爵手里,他拖着腮子,纠结了老半天。“的确挺复杂的!看样子,这次的比赛,让宿奕上场比较合适。”

    “一?为啥?”

    “你连规矩都看不明白,这比赛,估计用脑比较多。”

    收到宣召,宿奕从南阳赶回西宁,当他接受那本三国杀的一瞬间,“艾玛!这么有意思的游戏!”

    “有意思么?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

    “因为你脑子里装不下除了兵器以外其他好东西了啊!爷,我要挑选千名士兵做培训,半个月的时间估计挺紧迫的。”

    妖歌心慌问,“你来训练?能行么?”

    “废话,这次比赛五成以上靠脑力,不是体力!要是让你做负责人,稳输!”

    同一时间。

    轩辕世收到三国杀的比赛规则书,以及一盒子木牌。

    他摇头苦笑,“好复杂的游戏。不过真的很好玩的样子,很容易让人着迷(www.xinbanzhu.com)!”

    四卫将围着那本书,眼珠子骨溜溜的转个不停,头昏眼花到恶心想吐。

    “四爷,这游戏,您有把握么?”

    “完全没有!”

    “那怎么办?”

    “没办法,只有抓紧时间练习吧。希望我挑选的那些部下,不要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好。”

    三国杀的游戏规则已经慢慢传开,虽然能理解的人只有少数,不过,一旦沉迷(www.xinbanzhu.com),就会对这游戏爱不释手。

    半个月,叶遥把斗牛场地收购了下来,改建斗牛场地,搭建了一座五角擂台。

    这五个角,都用纱布格挡。

    外围的观众席,最靠近擂台的一排,是留给三方会战的主角们,其余的座位,听说,一张门票二十两!只是预售期,叶遥就把改建舞台的银两全部赚了回来。斗牛场老板当下懊恼,为什么自己傻傻的这么便宜就把场地给卖了出去呢?

    都要上战场了,妖歌捧着一本书还在头发慌,“每一局出场两到三人,淘汰赛制,二十人抽签上场,哪个队伍最先淘汰至一人或零人为输。宿奕,你训练了一千人,最后只能挑二十人上场?”

    宿奕点头应,“对。”

    “规则背诵第一关,刷掉一批,灵活运用度第二关,再刷掉一批,最后模拟实战,刷掉一批。”

    “听说这里还要抽卡牌?这不是跟赌博差不多嘛?只有在‘杀一下’的时候,才有对手戏好看?”

    “嗯。”

    妖歌把头皮都给抓烂了,“谁想出来的鬼玩意儿,游戏为什么这么复杂?她就不能搞得简单一些?像是车轮战啊,赛车赛跑啊,或者扔标枪射箭啊什么的。”

    宿奕刷的一下,鄙视过去,“自己无能就不要埋怨别人比你聪明。赛车赛跑扔标枪,这种小孩子玩的过家家游戏,本相爷连看也不要看一眼。”

    “你!”这死家伙,竟然敢嘲笑他是小孩子?

    宿奕得瑟一笑,“那丫头说是要给你下战书,其实就是想叫你知道。你和她的差别,你是小孩,她是大人,她不和你一般见识!大人玩的游戏,你连插足的余地也没有!”

    “……。”咬牙!切齿!“这死丫头!”

    另一边,轩辕世也带着人马落座高台。

    陪同他前来的太尉之孙石泉,兴致高昂得捧着书本还在研究中,“四爷,这玩意儿我都还没研究到一半呢,感觉特不靠谱!那丫头要是作弊怎么办?听说,你和她押了不小的赌注啊,输了的话,你就得当她奴隶了呢?”

    “这场游戏她没法作弊。上了战场,谁是主公,谁是内奸,谁也不知道!就算上了比试台,厮杀的时候,碰上自己人,手下一留情也会导致整个局面惨败。”

    石泉呵呵一笑,“听不懂啊四爷!”

    “算了,也没指望你能听懂,至少我挑的那几个部下,很有才能。这次赌局,不管怎样,一定要跟她讨一把天兵神器过来才行。”

    “那太子,你和南阳王的赌注呢?押了些什么?”

    “说来挺奇怪的,三叔一开口,只是跟我要了个人。”

    “哦?谁啊?”一堆人都盯着轩辕世看。

    “我的四卫将之一,金毛。”

    被点了名,金毛眨眼问,“王爷看上我了?”

    “嗯!感觉对你很感兴趣似得!”

    金毛身子一哆嗦,“可!可我不爱男色的啊!”

    玄虎(www.fuguodu.pro)瞬间笑抽了,“毛毛啊,你不爱男色不影响王爷他对你的追求啊。你只要躺在床上安心承受就行。”

    “……”

    台下开杀了。台上的人不停拍手叫好!

    石泉也兴致勃勃的大喊,“四爷你看,咱们的士兵就是勇猛!对方的那位武将,好像是叶遥姑娘的吧?太不济了,两三下就被抢了两个血滴子”

    轩辕世笑了,“我们的人和遥儿的人对上,杀得不可开交。可惜,两个都是忠臣,主公是三叔的人。你们看宿奕国相那张脸,便秘得厉害!估计这次,遥儿还剩下一个内奸,赢得几率会比较大。”

    石泉抓抓头皮,“这玩意儿还真不好把握,杀也不好,不杀也不好。”

    “所以才叫乐趣啊!这次的比试,既不伤和气,又没法作弊,脑力体力运气,各占三分之一,缺一不行。这么迷(www.xinbanzhu.com)人的比试,我还是头一回见。来这个舞台看戏的观众,智商太低,买票的银子都是浪费的,不过,要是真入了迷(www.xinbanzhu.com),票子的价格翻十倍都有人要。”

    另一边,妖歌兴高采烈的拍手,“打得好!继续打!用力打!”

    宿奕一巴掌拍他后脑,“好你妹啊!我们的人就剩主公了,两个忠臣还在那边厮杀,主公必死无疑啊!”

    “可他们不是我们的人啊!”妖歌哇咧咧的叫。

    “真想喷你一脸口水。”宿奕揉着眉心,要不是游戏规则,看戏的不能大声喧哗告诉舞台下士兵内幕,不然他早就拉开嗓门吼了好不好!

    干着急!干着急!干着急也没用!

    结局下来了。内奸趁两名忠臣互相厮杀的时候,直接把主公干掉,内奸获胜!

    轩辕文爵把视线从舞台上,挪去对岸,“她人呢?”

    宿奕把整个精神力都放在舞台上,哪里听见王爷问话。

    刷地一下,轩辕文爵起身,“该死的,她人呢?”

    宿奕呆呆朝身后看去,“爷,你干嘛呢?正紧张关头啊!咱们这局有获胜的希望啊!”

    “那个死女人,死哪去了?”

    “不是在对面数钱么?这次舞台的门票,据说让她赚了三万两白银。我看她数钱数得手皮子都磨破了吧?”

    “对面那女人不是她!”

    宿奕翻白眼,“爷,你不是有面容识别障碍嘛?这么远的距离,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叶姑娘?”

    “本王说不是就不是!”轩辕文爵甩手说,“你们继续,我回宫一趟。”

    “是。”

    轩辕文爵回了王宫,太监们立马递上一封书信,说道,“王爷,方才叶姑娘来过一回,她说,你比赛输了,她来拿赌注,拿完就走。”

    “比赛还在进行中,本王哪里输了?”

    “呃——”太监无言以对。

    在这消息不灵通的蛋疼年代,能抓的就是时间差的缝隙。

    轩辕文爵展开字条一看,“小阮我带走了,井水我搬了几块,国库里我翻了下,那些闪亮亮的黄金,本姑奶一分没拿,你自个儿留着慢慢花。不过那些杂草和龙珠碎片我拿走咯!这是你答应我的赌注!哦,忘了说了,赌局我肯定赢,那几个都是我得意门生。我不作弊也能赢得光明正大。所以赌注我先拿走啦。我要去京城找宁王玩几天,不用想念我。想念我也没用,我死也不会再回来了。你要想见我,要么就打破你和皇上之间的约定吧。”

    轩辕文爵把信一撕,怒(www.shubaojie.com)气冲冲回到了舞台。

    宿奕忙问,“爷,怎样?”

    “她把赌注全带走了。”

    “啊?比赛还没结束呢!”

    “哼!”还需要解释么?那丫头太自负了!“我们队伍还剩多少人了?”

    “还七个,状况不乐观啊,太子那边还有十三个,遥儿那边也有十四个呢!最坏的情况,只能再玩三局。那几个臭手,每次都抽不到好牌,我们开杀,他们又挡又闪,轮到他们开杀,我们只有挨揍的份。感觉这游戏特操蛋。”

    妖歌跳起来叫,“我早就说过了嘛,这游戏不好玩!”

    “谁说不好玩的?操蛋也好玩!”宿奕把他狠狠一压,说道,“转败为胜才叫刺激,只要后面的人小心应对,还是有希望获胜的。”宿奕扬着信心满满的微笑,一回头,他看见场内两人为了一颗血滴子,奋力厮杀,又抽了脸皮,“为什么每次轮到我们抽中主公,那两个忠臣老是喜欢玩自相残杀?”

    轩辕文爵等不及了,“下一局,本王亲自下场,我倒要看看,他们谁敢杀我?”

    “……”宿奕脸一黑,“爷,你急糊涂了?喂?爷!等等!游戏不是这样子乱玩的!艾玛!要死啊,一下去就直接把自己两个忠臣给干了?这还怎么玩?爷,您还是赶紧回来吧,这游戏越急躁越操蛋的啊!”

    “我说宿奕啊,你就别再喊拉,爷他根本没有看那游戏规则。”

    “那他这几天都在干嘛?”

    “不是在忙着处理‘那个人’嘛!”

    “……好吧!”

    输定了!

    南阳王一下场,果真,最坏的结局,三局就被踢了出去,现在就只剩下轩辕世和叶遥的人在那边争夺第一第二名。

    轩辕文爵气鼓鼓的回到位子里,问,“我是内奸?为什么是内奸?”

    “那是人物抽取时定的角色而已。”

    “那我把主公杀了,为什么赢的人是反贼?”

    “因为反贼没死啊。当内奸的,杀人的时候得按顺序来,杀一个反贼,灭一个忠臣,最后和主公单挑才有获胜的希望。”

    “把书拿来我看看。”

    对于王爷的临时抱佛脚,宿奕无可奈何直摇头。

    书本递上,他眼睛一亮。

    怪不得一场赌局,门票能让她赚进三万两白银。的确是一个能让人上瘾的游戏!变化莫测!

    轩辕文爵抱着双臂,仔细摸索,“我再试试?”

    “爷,咱们的人都死了,没机会了。”

    “……”

    叶遥兴致勃勃去了京城。

    轩辕钰知道她要来了,竟然亲自去城门口迎接。

    这阵仗,像是在迎接他国使节一样,隆重庄重。

    何悦看见叶遥过来,像只喜鹊一样飞去她身边,牵着小手甜甜笑个不停。

    轩辕钰见状,一呆,“怎么回事?悦儿你和她很熟?”

    “她是我的丫鬟遥儿呀!你不记得了么?”

    轩辕钰整整傻了大半天,“怪不得我每次见她都觉得她很眼熟。原来她是你的贴身侍婢?”

    “是啊,上次她差点被钱氏折腾致死,我还伤心了好一阵子呢。”

    轩辕钰把叶遥从头到尾审视了一遍(www.fanwai.org)又一遍(www.fanwai.org),心里已经有了个答案。

    这个叫叶遥的姑娘,肯定不是原来的那个丫鬟。不然,她不可能爬到今日这个地位。

    迎接她去后宫的路上,轩辕钰撇开一干人等,找了机会对叶遥说,“遥儿姑娘,我的父皇其实已经亡故了。”

    一听这话,叶遥脚步一顿,歪头,“啊?”

    “我父皇这几个月一直被人刺杀。”

    “悦儿小姐不是说,你一直被人刺杀嘛?”

    “我也有过几回,不过被我躲过了。可是父皇他年事已高,每一次被人行刺,就算没有受伤,受惊也能让他去掉半条命。”

    “我给你的清洁术水疗仪,你没用?”

    “用过,效果不错。只是,有些剧毒,蔓延的速度太快,无法及时清除。”

    “那复活卷轴呢?我记得我也送了一个给你们啊?”

    “你不是说,晚上就不能用么?那些刺客好像已经知道了你法宝的秘密,他们就专门挑晚上行刺。”

    屁话,就算她的卷轴没有限定,那些刺客多半都是挑晚上进行的好不好!

    叶遥一抓头皮,“对不住,太阳之井到现在我还没找到。那些卷轴的使用限定,我也无法控制。太子殿下请节哀。”叶遥说完那话,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你父皇过世的事,没有宣扬出去?”

    “对!三叔说,在还没摸清刺客底细之前,不能发丧。我代为掌管朝政,除了父皇身边的贴身太监之外,朝中官员知道内幕的,也就只有两人。”

    “这么说来,南阳王也已经知道了你父皇亡故的消息了?”

    “是啊!”轩辕钰老实回道。

    叶遥心头狠狠一颤,忙问,“那,他和你父皇之前的条约,还有限制能力么?”

    “条约?哪一条条约?”轩辕钰不解的问。

    “就是那条,你父皇说,在他有生之年都不许他踏足京城这话啊!”

    轩辕钰了然于胸,“啊,你是说这个啊!这是父皇生他的气,不想看见他罢了。我和三叔交情还不错,如果三叔说要进京,没关系,我给他个通文就行了。反正父皇已经过世,他们想见面都难。”

    “……”叶遥欲哭无泪,“那我躲来京城还有什么用啊?”

    轩辕钰眨眼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叶遥甩头,狠狠瞪过去,“如果我说,我不许你给他发通关令牌,你是听我的话呢?还是听你三叔的话?”

    “呃——这个嘛——这个嘛——这个嘛——”

    这是他身为太子以来,第一个让他难以选择的难题。

    T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9873_438557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