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都市青春>秦时明月之纵横奶爸> 章节目录 第71章 卢生试1药

章节目录 第71章 卢生试1药

    <script>app2();</script>

    咸阳宫内,转眼间已经到了五天的时限,卢生东拼西凑,总算是可以交差了。

    卢生这五天的苦日子真是别提了,简直是受到了精神上的虐待,这精神虐待简直比**上的痛苦更加让人难过。呵斥士兵应该是得到了嬴政的特许,这五天呵斥士兵和卢生那叫一个形影不离,卢生去哪儿呵斥士兵就跟到哪儿,就连去厕所都要在旁边守着,睡觉就更别提了,第一天晚上,本来呵斥士兵还是在外面把守着,可是卢生的行为实在是太不让呵斥士兵放心了,所以呵斥士兵做出来一个大胆的举动那就是尼玛呵斥士兵竟然没有敲门就进了卢生的寝室,不过还好,呵斥士兵没有和卢生睡在一张床上,而是在地上打了个地铺。

    打地铺睡在一个房间,卢生也忍了,可是最让卢生忍不了的那就是!尼玛呵斥士兵天天晚上都不睡觉,每天晚上呵斥士兵都坐在自己打的地铺上,面对着卢生,在那用磨刀石磨着自己弓弩上的箭尖,而且还时不时的给弓弩上油!这是要让那弓弩上天啊!天天上油那弓弩一射箭来,那速度肯定比子弹还快啊!而且还是天天磨箭尖,这杀伤力加上那速度,估计手枪都比不了。不用问了,自己准时小命玩完啦!

    就这样,每天夜里卢生都不敢睡觉,听着这磨箭、上油的声音,卢生直感觉背后发凉,有时候呵斥士兵还会试一试箭刃的锋利度,那次是卢生装睡,眯着眼睛偷看到的,只见在暗夜中,窗户上透着流光,室内的可见度还是蛮高的,卢生清清楚楚的看到呵斥士兵在磨着箭刃,而且嘴边还挂有一丝鬼魅般的笑意。

    冰冷的月光照射在箭刃上,映射出冰冷的光线,正在卢生的身上游走着。卢生心想这不是自己在吹,他有预感,他预感到这只箭早晚会将自己射死!这么想着卢生的后脊梁上起满了鸡皮疙瘩。他机警的盯着呵斥士兵,只见呵斥士兵此刻从腰间拿出了一个丝质的方布。卢生一开始见呵斥士兵从腰间拿出方形的手帕,还以为他是个娘炮呢,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就像是掐住了卢生的脖子,让他不能呼吸了一般。只见呵斥士兵将磨好的箭刃悬在半空中,而后呵斥士兵又将白色手帕放在了箭刃的上端,松开手后,白色手帕落在箭刃上,卢生本以为白色手帕只会落在箭矢上,万没想到,白色手帕继续往下落着,仔细看去,白色手帕竟已被分成两块,缓缓落地。原来这箭刃已将白色手帕划而为二,箭刃之利,实是是让卢生毛骨悚然。他想象着,这箭矢刺入自己身体的时候,该有多疼这么想象着,卢生只觉喉咙干涸,紧张的他浑身颤抖。

    呵斥士兵虽然看上去是个粗爽的汉子,但他心可细着呢,他早就知道卢生没有睡着,所以故意做给卢生看。他淡淡一笑道:“这么晚还不睡,明天要是不好好炼丹药,你知道下场。”说着,呵斥士兵轻轻的吹了一下箭刃,风划过箭刃,留下一阵如耳鸣般的刺耳回响。

    卢生听的瑟瑟发抖,他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到呵斥士兵的样子了,实在是太可怖。可是卢生刚一翻身,就觉得后脊发凉,因为他要是看着卢生还好,这一背对着卢生,等于就是把自己最脆弱的地方留给了一个对自己磨刀霍霍的人。

    呵斥士兵则在在自己打的地铺上躺了下来,他一只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还在摆弄着弓弩。用精神虐待卢生似乎对于呵斥士兵来说,是很开心的事。

    翻来覆去,卢生还是觉得睡不着,也对,面前躺着一个手持弓弩,随时都想杀掉自己的人,能睡着才怪呢,但是卢生也真是困得难受,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折磨了,他用带有恳求的语气跟呵斥士兵说道:“喂喂,小将军,这么晚了,你早休息吧。”

    呵斥士兵连正眼都没有看卢生一眼,他浅浅说道:“没事,你睡吧,我睡觉的时候爱梦游,现在手里拿着武器,说不定一会儿睡觉的时候会把你杀死。”呵斥士兵风轻云淡的说着。

    但这一句话,就让卢生彻底失眠了,他时刻紧盯着呵斥士兵,生怕他夜里熬不住睡着了。其实卢生不知道,呵斥士兵是在吓唬他,心里有鬼的卢生还以为呵斥士兵说的真的呢。

    卢生这次可真的害怕了,一连几个晚上,他都没有睡好,他每天都被呵斥士兵搞得精神紧绷,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一连五天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交仙丹的时候,此刻卢生已经被呵斥士兵折磨得不成人形,已经接近到崩溃的边缘,只见卢生身影消瘦,脸上除了黑眼圈,几乎都看不到别的了,眉毛也耷拉着,眼角也是耷拉着,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就老了好几十岁。卢生这次真的被整崩溃了。

    嬴政依旧(www.fqxs.net)是恬淡的笑着,笑得非常祥和,就像是二三十年代老上海的广告照片上的人物一样,典型商业式微笑。

    此刻就连恬静的笑容在卢生眼里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抵在卢生的脖颈上。

    卢生见到嬴政,以往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已经不再,现在的他活脱像是一个准备上刑场的死刑犯,而且还是超怕死的那种,他见到嬴政,行了宫礼。故作镇定的将仙丹呈上。

    “挺准时嘛。”嬴政言语中带有十足的官腔。说着,莺梓,也就是最近侍奉嬴政的小太监将仙丹递到了嬴政的面前。

    嬴政打开了锦盒,锦盒里分左右摆放着两枚仙丹,两枚仙丹皆是麦粒素大笑,麦粒素色泽,嬴政仔细的打量着锦盒中的麦粒素,呃说错了,是仙丹,嬴政仔细的打量着锦盒中的仙丹。他开口说道:“食用此麦粒不对,是服用此仙丹可能进入平栾谷?”

    “是,陛下!”卢生点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

    嬴政再次打量着锦盒中的仙丹,回想起盖聂当初食用长生不老药的时候,那副作用嬴政立刻感觉不寒而栗。嬴政再次质问着卢生:“此药可有副作用?”

    卢生当然知道这个药有副作用啦,而且这仙药不仅有副作用,有没有毒还未可知呢,卢生心说你赶快把这药吃了,一会儿你一驾崩,我就趁乱跑出去,正好那个呵斥士兵也不在,也没人再玩命的盯着自己了。

    卢生坚定的摇摇头,说道:“无任何副作用,请陛下放心食用。”

    嬴政点点头,他冷笑一声,心想着自己才不会相信没有副作用的鬼话,他冷声说道:“既然没有任何副作用,那朕也就能放心的让卢生你先试药了。”

    卢生本来正准备着嬴政吃药驾崩呢,没想到嬴政这人竟然不按常理出牌,一般达官贵人都是让身边的奴仆侍从试药的,试药失败再重新炼制就好了,没想到嬴政这君王竟然是直接让自己试药,但是卢生哪知道,嬴政之前也是让自己的臣子替自己试药的,比如盖聂,盖大侠自从那日之后,嬴政就长了记性,一定不可以再让自己人试药了。

    反正让方士自己试药,这可是卢生万万没想到的。他想推辞却又不能,陛下的金口已开,卢生自知再无回旋的余地,但卢生真的不想就这么英年早逝,他纯粹是想在嬴政的手下混一口饭吃,大不了就是炼药给嬴政吃,吃坏了是嬴政倒霉,没有自己什么事,没想到这次报应终于来了,卢生不甘,他尝试性的开口推辞着:“陛下,此药所需药材实属珍贵,需采日月之精魄,方可炼制,全天下只有两颗,陛下若是让贫道试药,恐怕会造成损失”卢生一边说着,一边偷眼观瞧嬴政的反应。

    只见嬴政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旋即开口道:“你以为朕让你炼制两颗仙丹的原因是什么?”

    卢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还是不甘心的再次找借口道:“陛下贫道对仙丹中的一味药材过敏”

    “呵”嬴政冷笑一声,旋即用恬静的笑容说道:“卢生乃是半仙之体,离六道非凡尘,早已练就百毒不侵,岂会与凡夫俗子一般?”

    卢生听到嬴政的话,就像是有一把尖刀抵在自己的喉咙处。不觉间,卢生的额头已经渗出大滴大滴的汗珠。

    嬴政见卢生的眼珠子正在眼眶里面滴溜溜的乱转,便知卢生正在盘算着如何开脱,嬴政本来还对卢生抱有半点的希望,可是今日卢生的表现却让嬴政大失所望,原来卢生只是江湖骗子而已并非民间所说的半仙之体。

    卢生着急了半天,最终他想要说出实话:“陛下贫道”卢生面露难色,刚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只听嬴政立刻打断卢生的话,开口道:“不用再说了,卢生,今日你若胆敢不替朕试药,就是忤逆君上,论罪当诛。朕现在就命人将你凌迟!”

    “啊”卢生听后只觉脚下发软,他立刻跪倒在地,大声哀求着嬴政:“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本部来自看書罓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9742_357612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