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都市青春>现代飞升手册>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章负荆请罪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章负荆请罪

    <script>app2();</script>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整个大厅气氛凝重,落针可闻,众人都是一脸肃然,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大厅之内地位最高、权势最重的两个男人更是眉头紧蹙,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棘手之事,才能让这两个跺跺脚就能令这天星寨晃上几晃的男人如此揪心。

    “怎么?我将汝等召集此处集思广益,思索良策,可尔等端坐于位,这是要和我打哑谜咯?”沉寂良久,明啸天从座位上走下来,眼中寒光闪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儿如今下落不明,汝等可有良策?”

    明啸天话音落下,四面高层却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这时,左侧首位走出一人,这是天星寨的纳管(副寨主)忽雄信。

    忽雄信走到明啸天跟前,行了一个抚胸礼道:“禀寨首,连日来,我已遣尽族中人手,四处探查,可至今没有少寨主音信。属下办事不力,请寨首责罚。”言罢,当即单膝跪地,俯首请罪。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9732_3330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