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吾家娇妻> 章节目录 181|18

章节目录 181|18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谢绝转载——

    ·

    陆宝嫣就睡在外间。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是平日里守夜的丫鬟睡的。可陆宝嫣担心她们照顾得不尽心,所以就干脆自己守着。而且如今她娘亲的脾气又这般差——除了她,娘亲瞧着谁人都是一副激动的模样,谁人都没法近身。

    其实,她先前有些怨娘亲那日为何将她关起来,害得姐姐没法嫁给陈霁——不管这位陈四公子有多好,她都不会抢姐姐的夫君。可现下知道靖宁侯才貌俱佳、身份尊贵,倒是同姐姐更加匹配。如此,她心里的愧疚才少一些。至于她自己,娘亲让她嫁给谁,她就嫁给谁好了。

    听到里头的动静,陆宝嫣掀开被褥就穿鞋下榻,急急忙忙跑了进去:“娘,您没事吧?”

    她看着榻上头发花白、老妪模样的娘亲,心里跟针扎似的疼。

    她晓得娘亲平日里最爱美,喜欢最璀璨精致的首饰,可如今一场怪病弄成这副模样……

    陆宝嫣眼中酸涩,一张小脸显得异常的瘦弱憔悴。

    她见自家娘亲喃喃的念叨着什么,一双眼睛茫然无声,这才紧紧握着她的手,声音温温柔柔道:“娘,您看看我,我是嫣儿。”

    潘侧妃转了转眼珠子,看着榻边穿着寝衣的女儿,目光有些呆滞,显然未在方才的梦境中走出来。

    陆宝嫣冲着潘侧妃笑了笑。

    陆宝嫣的模样同潘侧妃有些像,不过这容貌是随了荣王和潘侧妃二人,算是在同龄的小姑娘中,极出挑的。潘侧妃看了看,又低头看着自己布满褐斑、宛如枯枝的双手,顿时就落了泪:“我的手,我的手……”她眼眶通红,神志有些不清,似是想到了什么,抬手覆着脸颊,道,“我的脸,我的脸……我的脸……”

    “娘。”陆宝嫣喊了一声,不晓得该如何安慰,吸了吸鼻子道,“娘,你放心,爹爹已经在寻名医了,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真的吗?”潘侧妃眼眸泛着晶亮,有些不大相信,却没法接受自己弄成这副样子,她道,“真的可以治好?”

    陆宝嫣含着泪,点了点头。能治好的,一定能治好的。

    少顷,她弯唇一笑,抬手摸了摸自家娘亲的脑袋,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道,“娘不是一直和女儿说,每日早些睡觉,次日醒来就会便漂亮些。娘,你赶紧睡吧。”她见娘亲方才满头大汗的,便知她是做了噩梦,遂又道了一句,“……娘放心,女儿一直守着你。”

    “是,睡觉,睡觉。”潘侧妃一听这话,便阖眼睡觉了。

    陆宝嫣抬手,小心翼翼替她掖好被褥,这才静静看着自家娘亲。【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

    虽说这脸的确苍老了太多,甚至有些吓人,可这性子,却比之前乖巧多了。先前娘亲一直不喜欢姐姐,总觉得爹爹偏爱姐姐,她这个庶女就受委屈了。可于她而言,有爹娘在身边,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她也想和姐姐和睦相处,小时候兴许有些不懂事儿,觉得委屈,可渐渐长大,她也明白,姐姐看见她,心里头定会想起荣王妃。她怨她,也是应该的。她能做的,就是尽量少在她面前出现。

    陆宝嫣瞧了一会儿,听着自家娘亲均匀绵长的呼吸声,这才弯唇,然后枕着脑袋趴在榻沿睡觉。

    次日醒来,陆宝嫣看着榻上空空如也。

    陆宝嫣双眸登时一愣,然后摸了摸这被褥的余温,晓得娘亲是刚起来不久。这才急急忙忙走到外头,恰好碰见了端着热水进来的丫鬟。

    辛嬷嬷失足落井,如今贴身伺候潘侧妃的,便是面前这丫鬟禾香。

    陆宝嫣忙问道:“可看见我娘了?”

    禾香端着面盆的水一顿,将其搁到一旁,对着陆宝嫣摇摇头道:“奴婢没见着,奴婢还以为潘侧妃没起呢。”瞧着陆宝嫣的表情,禾香才知道是出大事儿了。忙道,“奴婢这就派人去寻,左右出不了这王府。”

    陆宝嫣面上担忧,道:“好,我先去找。”

    禾香见陆宝嫣的脸色苍白,走路的时候身形不稳,瘦得不成样子,这才忙将其扶住,担忧道:“二姑娘也得注意注意自个儿得身子,别累坏了。”先前就生了一场病,如今又衣不解带的照顾潘侧妃,这般孝顺的闺女,当真是难得。

    而且,潘侧妃如今那模样,瞧着就吓人呐。

    陆宝嫣顾不得这个,点了头,便又匆匆出去寻。

    ·

    这厢姜令菀正早起照顾三个孩子,挨个儿替他们洗完脸、擦完手,让奶娘喂食。

    瞧着一个个吃得饱饱的小模样,她看着就欢喜,遂抱起一只亲了亲。

    亲的是面瘫老二。老大和老三看着,也嚷嚷了起来。表示自己也要。

    正照顾着,忽的听到外头一阵脚步声。

    姜令菀正垂着头,发觉这脚步声有点异样,才抬头一瞧。

    登时屋内的丫鬟嬷嬷们也都尖叫了起来。

    姜令菀瞧着面前这个披头散发、只穿着寝衣的潘侧妃,当真有些认不出来了。潘侧妃得了怪病,她没有去看,而陆琮也不许她去看。她本就不想管这事儿,就算陆琮不说,她也不会淌这趟浑水的。可她没有想到潘侧妃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她有些吓住了,却立马反应过来,道:“赶紧拦着她!”

    弄成这副模样,这神志怕是不清了。

    孙嬷嬷和金桔、枇杷,这才上前拦着潘侧妃。

    潘侧妃的目光落在了榻上白白胖胖的小婴儿身上,忽的一笑,然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将三人都撞开了,立刻冲过去,抱起了其中一个。

    姜令菀一人护着三个孩子,自是被潘侧妃突然这么一出钻了空子。

    潘侧妃将罗汉床上边上的老三给抱走了,走到了窗户边。

    老三平日里最娇气,只喜欢娘亲抱,就算陆琮这个爹爹抱,也会哭闹。如今被潘侧妃抱着,小小的娃儿忽然就哇哇大哭了起来,挣扎着胖胖的四肢,既不喜欢这人的味道,也不喜欢抱着的姿势。

    姜令菀吓得魂都没了,死死盯着潘侧妃手里的老三,见她喃喃的和老三说着话,这才努力保持冷静,给孙嬷嬷她们使了个眼色,将手里的老二给了她,又让金桔抱走了老大。

    姜令菀这才张开手,对着潘侧妃道:“你把孩子还给我……”

    听到声音,潘侧妃抬眼看了一眼姜令菀,轻轻嘀咕了一句什么,这才重新低头,看着怀里哭得脸颊通红的小婴儿。

    姜令菀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可她不敢大声,生怕惹恼了她。一个神志不清的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姜令菀眼眶通红,又稍稍走近了一步,道:“快还给我,还给我……”

    看着怀里哭声洪亮的婴儿,潘侧妃的眸色终于清醒了一些。

    若不是有了这三个孙儿,荣王肯定不会拒绝她的要求,一定会答应,让她给他生一个儿子的。是啊,如果没有这三个……

    潘侧妃目露狠色,忽然回想起当时她刚进荣王府的时候,也曾低声下气的,刻意讨好才四五岁的小世子,可惜就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都不愿正眼看她,更别提接受她的好意了。潘侧妃看着怀里孩子这张脸,渐渐同那会儿的小世子重合了起来,这才从怀里拿出一根金簪,狠狠的刺了下去——

    姜令菀看着这一幕,几乎要疯了。这才什么都不管了,旋即跑了过去,从潘侧妃的怀里夺过儿子,用胳膊肘顶上去,借着冲力狠狠将潘侧妃给撞开。

    潘侧妃手里头没了小公子,下人们才敢上前将人擒住。

    姜令菀脸色发白,颤着手抱着怀里的儿子,瞧着他哭得厉害,双手倏然收紧,登时就落了泪。

    陆琮收到消息,疾步进了屋,见着屋内的情形,这才走了过去,抱着妻儿,道:“璨璨……”

    姜令菀惊魂未定,看着陆琮,才稍稍回了神,道:“潘侧妃,潘侧妃她……”

    陆琮眉目清冷的看了一眼神志不清的潘侧妃,这才柔声安抚着妻子,道:“没事了,有我在。”

    他低头,瞧见地上的金簪,上头染着血迹,这才忽的一怔,仔细看了看妻子的脸,却发现在她的颈脖处,划出了一道血痕。伤痕不深,可这流着的血,足以让陆琮失控,一时额头的青筋突起,双手紧握成拳。

    他几乎想一剑了解了那人,可看着妻子受惊的小脸,他至少不能在妻子的面前动手。

    陆琮道:“把潘侧妃领到王爷那里去,告诉他——潘侧妃蓄意杀害夫人和小公子。”

    交代好这些,陆琮才扶着妻子坐了下来。

    他抬手摸了摸妻子颈脖处的伤痕,见她黛眉一蹙,这才一阵揪心,晓得她这会儿才察觉到疼了,便道:“把孩子放下,我给你上药。”

    她最爱美,哪里忍受的了一丝伤疤?可如今,满心都是孩子。

    姜令菀摇摇头。

    上辈子,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美貌,每日琢磨着如何将自己打扮的更漂亮些,可如今,脖子上有些疼,她知晓是方才潘侧妃手里的金簪不小心划到了。只是儿子安然无恙,她不过一些皮外伤,已经是万幸了。她将儿子抱紧了些,有些孩子气道:“不行,我舍不得放,让我再抱会儿。”

    陆琮知她受了惊吓,也不逼她,只坐着她的身边,亲手替她清理了伤口,抹上药膏。

    抱了一会儿,姜令菀的情绪才好了一些。她看向陆琮,问道:“潘侧妃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她知潘侧妃得了怪病,未料居然变成了这副可怕的模样。

    陆琮一顿,略带薄茧的大手温柔的抚了抚妻子的脸,这才柔声道:“你放心,我不会再让她待在府上。璨璨,这回是我没保护好你。”成亲前,他就答应过岳父岳母,要一辈子护她周全。

    姜令菀摇摇头,道:“不怪你。”

    毕竟陆琮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守在她的身边,只是听着陆琮的话,怕是要将这潘侧妃弄出府去。这潘侧妃不管怎么说,也是荣王的侧妃。陆琮这样做,于理不合。只是她并非宽容之人,这潘侧妃要害她的儿子,无论她是如何的下场,她都不会有半分同情。

    姜令菀看着怀里已经安睡的老三,嘴角弯了弯,道:“别人怎么对我都没关系,可是要伤害的孩子……”她看向陆琮,道,“琮表哥,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

    陆琮看着妻子,俯身温柔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道:“你好好在这里待着,我去处理一下就回来陪你。”

    “……嗯。”姜令菀点头,对着陆琮道,“琮表哥,那我等你。”

    陆琮如平日般捏了捏妻子的脸,双眸含笑,起身之后,一张俊脸才倏然变得阴沉。

    他没有立刻去荣王的锦华居,而是回了一趟自己的书房,将挂在墙上,陪他上战场杀敌的宝剑取了下来。

    陆琮看了一眼剑柄上挂着的玉质剑坠,遂抬手小心翼翼将其取了下来,轻轻搁在了书桌上。

    然后阔步出了书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