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吾家娇妻> 章节目录 170|13

章节目录 170|13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

    ·

    送走了仨小家伙,陆琮同妻子一道上榻。【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他动作熟稔的将手自衣摆处伸了进去,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用力亲吻。姜令菀脸颊酡红,气喘吁吁的推了推陆琮的胸膛。陆琮抵着她的额头,哑声道:“璨璨?”

    姜令菀蹙了蹙眉,道:“我困了。”

    陆琮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才道:“嗯。那咱们就睡觉。”他喜欢和她亲近,却不会勉强她。这段日子,她要照顾三个孩子,每天都极忙碌。陆琮抱着妻子上了榻,弯腰替她脱去睡鞋,然后一道相拥而眠。

    姜令菀枕在陆琮的臂弯间,却怎么都睡不着。鼻翼间满是他的气息,可这会儿陆琮已经沐浴过,身上全是他自个儿的味道。若是换做之前,她肯定会质问到底,可是……她了解陆琮的品行,两人成亲都一年了,她没理由不信他。她素来自信,觉得陆琮有了她,哪会看得上别的女人?可她不得不承认,陆琮这样的男人,有足有的魅力吸引女人。今日她发脾气,陆琮会好声好气哄她,可以后呢?男人也是需要信任的。

    她一直瞧不起懦弱的女人,未曾想到,自己也会变成这样。

    上辈子,陆琮对她一心一意不假,可是这辈子,她和陆琮太过顺利。甚至和她在一起,泰半都是她主动的。都说轻易得到的不会珍惜,她自己也明白这个理。可是她觉得亏欠上辈子的陆琮,所以这辈子才主动些。只是她忽略了,两辈子,经历的事情不同,人的轨迹也会发生变化,那么陆琮,也就不再是上辈子的陆琮了。

    一想到这个,她就觉得害怕。

    姜令菀下意识叹息,身旁的陆琮登时睁开了眼睛。姜令菀瞧着他的脸,轻轻唤道:“陆琮。”

    “……嗯。”陆琮双眸漆黑,借着淡淡月光,见她微蹙黛眉,便在她的柳眉间吻了吻,之后才猛然含住她的双唇,肆意品尝起来。

    男人骨子里就是个坏胚子,陆琮也不例外。床上这档子事儿,行事的时候像老子一样欺负人,完事儿了就像孙子一样哄人,偏生姜令菀就吃这套,每回被他欺负哭了,哄上几句也就不生气了。毕竟夫妻之间,还是需要情|趣的。若是一味的让陆琮配合她,古板的行事,那便少了些年轻夫妻该有的激情。【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何况陆琮也是个知分寸的。只是姜令菀的身子柔软,方便行事。这同她打小锻炼有关。这倒是便宜了陆琮,可以随意摆成他想要的姿势。

    姜令菀心里憋着气,倒是比往常热情许多,一双小爪子在陆琮的背上和心口处划出道道血痕,挠得陆琮又痒又舒坦。迷(www.xinbanzhu.com)迷(www.xinbanzhu.com)糊糊间,她看着陆琮这般享受的表情,倒是纳闷儿了。男人当真爱受虐。

    今儿姜令菀虽然主动些,可到底体力不支,很快就败下阵来,同平时一样,后面就到了被陆琮为所欲为的地步。不过今晚这场欢|爱,倒是让陆琮吃了个大饱。

    次日姜令菀起来晚了,身上仿佛被重物狠狠碾压过一般的酸痛无力。她下榻走路时,双腿都有些虚。想着昨晚的事儿,姜令菀有些懊恼。

    今日她还要出门,不该和陆琮胡闹的。

    可是……

    那胭脂味儿她一直都忘不了。

    姜令菀梳洗罢,便去看三个孩子,却见陆琮已经在照顾了。陆琮抱着老二,转过头看她,温温和和道:“起来了?”

    “嗯。”姜令菀走过去,抱起了活泼呆萌的老三,见老大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她,仿佛是觉得自个儿被冷落了似的。可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呢?她俯身亲了亲老大的小嫩脸,老大倒是咧唇笑了,流着口水,手舞足蹈的,模样很是滑稽。

    真是讨人喜欢的小家伙。这么小,就知道争宠和吃味了。

    看完了三个孩子,姜令菀才回去用早膳。今日她要出门。谢菁菁可是约了她好几回,可她嫁到荣王府来,前两个月正值新婚,和陆琮你侬我侬,后面又怀了孩子,大着肚子也不方面出门。生完孩子之后,因一回生仨,每日更是要忙着照顾孩子,哪有什么时间出门?这段日子,陆琮闲在家里,倒是可以为她分忧。

    陆琮也赞同她多和姐妹一道聚聚,出门前只让她带上青梅青兰,之后便道:“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这个还用他教么?

    姜令菀点头,心下却是舒坦了些。

    妻子出门了,陆琮才转过头看着罗汉床上又呼呼大睡的三个小家伙。

    三个小家伙齐刷刷四仰八叉的睡姿,也不晓得是跟谁学的。陆琮眉宇含笑,捏了捏老三的白嫩小脚丫。老三虽然软萌,脾气却不小,他一碰他的脚,就立马朝着他的掌心蹬了蹬。

    还挺有劲儿。陆琮含笑,将小脚丫放回到柔软的薄被之中,细心掖好。

    ·

    谢菁菁同姜令菀约在一品居。

    谢菁菁嫁给宋阶之后,日子过得倒是舒坦。宋阶虽在晋城没什么名声,可太子登基之后,便会重用他。宋阶虽比谢菁菁年纪大上好几岁,却同上辈子一样,是个会疼人的。如今同妻子孕育了一个大胖小子,已满周岁了。她见过几回,那小子生得聪慧可爱,比他爹爹讨喜许多。起初谢菁菁嫁给宋阶不情不愿的,心心念念着周季衡,现下这日子不照样过得好好的。

    姜令菀同青梅青兰上楼,去往预定的雅间。却在半道上碰见了纪涟漪。

    纪涟漪着一袭桃红色锦缎褙子,漂亮的脸蛋但是略施薄粉,稍稍掩盖了平日的英气,颇有几分女人味儿了。她晓得纪涟漪是个性子直接从小习武的,如今开始梳妆打扮,自是为了“悦己者”。一想着昨日的陆琮,她心里仿佛明白了什么。

    纪涟漪见着姜令菀,倒是难得热情的迎了上去:“荣世子夫人。”

    姜令菀也道:“纪三姑娘。”

    谢菁菁还未到,纪涟漪倒是个不拘小节的,同她一道进了雅间,落座。若是换做别人,今儿她有约,自是打完招呼便离开,哪会同她一道落座?

    姜令菀虽知纪涟漪喜欢陆琮,可面上还得客客气气的。

    纪涟漪看着对面坐着的姜令菀,见她面色红润,一看便知是被娇宠着的,她心下羡慕,又想着她为陆琮生了三个儿子,更是有些嫉妒。纪涟漪开门见山道:“这回荣世子被革职,我也替他想过法子,只是……”

    姜令菀听了心里不舒坦,语气却还是极客气:“纪三姑娘有心了。”

    纪涟漪笑笑,很是坦然:“我同荣世子有故交,他有困难,我自该帮忙。”她顿了顿,看向姜令菀神色淡然的脸,晓得她不过故作镇定罢了,继续道,“在锦州的时候,荣世子很照顾我。”

    姜令菀素来性子直,为人|妻之后才收敛些,这会儿一听纪涟漪的话,笑容一敛,冷冷道:“纪三姑娘这话是何意?”

    纪涟漪见她终于绷不住了,心下好笑,说道:“你该知道我对荣世子的心思。姜令菀,陆琮喜欢习武,生来就是属于战场的,你知道被革职意味着什么吗?他这些年的努力,全都毁于一旦了。也是……你养在深闺,不会懂这些。可今日我既然遇见你,便想同你说明白,你身为他的妻子,能做的只是替他生生孩子管管家,其他的,你都不懂。他是男人,男人有男人该做的事情,你该努力为他争取,而不仅仅只是安慰他。“

    姜令菀听了有些想笑,起初还能唤一声“荣世子”、“荣世子夫人”,这会儿干脆叫起名字来了。她道:“那纪三姑娘的意思是——你为我夫君做了很多?你和我夫君,才是天造地设,最匹配的?”

    纪涟漪一字一句道:“至少我求过我爹爹,求过我姨母。若不是因为我同陆琮没有什么关系,凭我姨母对我的疼爱,肯定会在皇上面前替陆琮求亲的。”她笑了笑,继续道,“……那你呢,你为陆琮做过什么?姜令菀,你根本就配不上陆琮,你不配当他的妻子。”

    在锦州,她早就对这个沉默(www.zhaishuyuan.cc)寡言的少年动了心。可是那时候,她太过矜持,也明白的太晚。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成亲了。娶了这么一个空有外貌、娇娇弱弱的妻子。

    他的妻子,应该是能和他一起切磋武艺,能替他出谋划策、分忧解难的,而不是一个需要他哄、需要他宠的娇弱美人。

    纪涟漪打从心里瞧不起她,有些事情,这些目光短浅,如金丝雀一般的女人,是不会懂的。她见姜令菀哑口无言,晓得她没话说了,这才缓缓道:“陆琮昨夜回去的很晚吧,那你知道——他这么晚回去,之前是和谁在一起吗?”

    姜令菀听了,这才眉眼染笑看着纪涟漪,道:“我夫君每晚归家,都会习惯交代他的行踪,只可惜我嫌他烦不爱听,还有就是——我信他。”她学着纪涟漪的语气,继续说道,“纪三姑娘尚未出阁,自然不会懂夫妻之间的事情。昨日那种情况,纪三姑娘就忍不住向我来炫耀,怕是没见过我夫君是怎么宠人的。”

    纪涟漪登时起身。

    姜令菀淡淡道:“纪三姑娘别动怒(www.shubaojie.com)。早些嫁人,兴许就能明白了。这点小事,还不值得大张旗鼓的来向我炫耀……没必要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