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吾家娇妻> 章节目录 129|1.

章节目录 129|1.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jj文学城独家发表——

    ·

    谢致沣到撷芳居的时候,姜令荑正躺在榻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xqq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姜令荑小手覆在平坦的小腹上,嘴角上翘,面上是无法抑制的喜悦。待见着谢致沣,则有些微楞,一时倒不知该说些什么。本是极亲密的夫妻,可这一个月多来,却生分得不成样子。

    姜令菀站在一侧,见谢致沣的表情,便知他极看重四姐姐腹中的孩子。这夫妻之事,她自然也不好干预,只识相的走了出去。让他们小两口说说话。

    谢致沣正欲开口说话,魏姨娘后脚就过来了。

    魏姨娘一瞧着榻上的姜令荑,便说了一连串极关切的话,显然是高兴坏了。也是,目下谢致清虽然成了亲,可谢致清的妻子陈氏还未有孕,如今姜令荑怀了孩子,那便是谢家的头一个曾孙。虽是庶出,却也珍贵。魏姨娘也是识趣儿的,晓得这会儿儿媳最需要儿子陪。先前她不喜儿子儿媳感情太好,可目下儿媳怀着孙儿,到底是不一样的。孕妇心情好一些,对孩子也是有好处的。

    魏姨娘叮嘱了一番,便让谢致沣留下陪陪儿媳,自个儿去了谢夫人那儿,亲自将这好消息去告诉谢夫人。

    谢夫人是魏姨娘的堂姐。谢老爷年轻的时候也是风度翩翩的儒雅男子,中意的却是魏家庶出三房的魏五姑娘,也就是如今的魏姨娘。可奈何身份不够。谢老太爷和谢老夫人为儿子定下了知书达理的魏家嫡长女。不过谢老夫人疼爱儿子,晓得儿子心中所属,之后便将魏五姑娘也定了下来。以谢家在晋城的地位,这魏家哪有不允之理?男人总归是要纳妾的,如今一嫡一庶两个女儿送进去,自然也能多帮衬些。毕竟不过是一个庶女,魏家并不看重。说得直白些,便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谢老爷虽然疼爱魏姨娘,却也是个尊敬妻子的。谢夫人未怀上孩子之前,这妾室都是喝了避子汤的,饶是得宠的魏姨娘也不例外。后来谢夫人怀了孩子,平安生下长子谢致清之后,谢老爷才给魏姨娘停了药。不过魏姨娘也是争气,当年就怀上了儿子,次年便生下了庶长子谢致沣。

    谢老爷不宠妾灭妻,可对魏姨娘终究是不一样,加上魏姨娘的身份摆在那儿,自然也不是一般妾室可以比的。

    目下魏姨娘专程去告诉谢夫人儿媳怀孕之事,这里头多多少少有几分炫耀的成分在。

    她幼时一直被谢夫人压着,成亲之后又被她压了一头,后来生了一个聪慧过人的儿子,可人家的儿子是尊贵的嫡子,自小就有小神童的美名,先前又高中状元,娶了陈阁老的嫡出孙女陈氏,可谓是处处风光。而今日,总算有一件事赶在她前头。

    这样一来,魏姨娘心里头能不欢喜么?

    谢夫人听到这消息之后,执着茶盏的手顿了顿,面上倒是容色淡淡。

    可魏姨娘却看出了几分端倪,微笑道:“姐姐?”

    谢夫人同魏姨娘的容貌有几分相似,不比魏姨娘娇媚,却更显得端庄贵气。她见魏姨娘这副嘴脸,心下不觉好笑。都这把年纪的人了,却还这般沉不住气。

    谢夫人道:“我平日便瞧着,沣哥儿媳妇是个乖巧有福的,如今看来果真不假。沣哥儿比清哥儿还要小一岁,却赶在清哥儿前头当爹了,当真是娶对媳妇儿了。”

    这话听得魏姨娘心里更是欢喜,嘴角的笑意也深了些。

    谢夫人命人去库房拿了一些补身子的燕窝,送去撷芳居,之后才同魏姨娘提起今日荣世子夫人来看姜令荑的事儿。谢夫人晓得,这位荣世子夫人断断惹不起,有这样的娘家、夫家,还有一个怀着皇孙、亲如姐妹的表姐,乃是姜令荑的一座大靠山。谢夫人瞧着那姜令荑乖乖巧巧,做事本分,心里头没有什么花花肠子,是个好拿捏的,可看在这位荣世子夫人面上,她也是要对她客气几分的。谢致沣到底不是她亲生的,这恶婆婆她可不敢当。

    不过今日,荣世子夫人是以姜令荑娘家人的身份来探望的。她是长辈,不好显得太殷勤。

    今儿这么大的喜事,魏姨娘越发觉得那姜令菀是她儿媳的福星,瞧瞧,人一来,就立马诊出有孕了。想到这儿,魏姨娘含笑道:“荣世子夫人倒是没什么架子,人也乖巧,说起话来客客气气的。”

    谢夫人听了,倒是没说什么话。

    她还记得小时候,她女儿和这位姜六姑娘一道被拐子拐走,还是这位年幼的姜六姑娘临危不惧,得以脱困。连她那娇纵跋扈的女儿,都对她大为改观,此后一直往卫国公府跑。这位姜六姑娘的确是个聪慧讨喜的孩子。可目下魏姨娘客客气气,不过是看在姜令荑的面儿上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谢夫人看着一脸得意的魏姨娘,心中嗤了一声。壹秒記住【千千小說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这厢撷芳居,姜令荑正同谢致沣单独处着。先前一月有余的冷淡,让她心下忐忑,此刻不敢说些什么。可二人都不说话,倒是显得屋子里气氛尴尬。

    姜令荑侧过头看着谢致沣,说道:“夫君,大夫说孩子很健康。”

    夫妻之间,有了孩子,就仿佛多了话题,也更亲近些。

    谢致沣看着榻上这个怀着他孩子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走了过去。他坐到了她的榻边。不等她开口说话,便一把将人拥在怀里,许久才道:“……荑儿,对不起。”

    姜令荑是个大度之人,性子随了崔姨娘,擅长忍让。这般性子的人,待每个人都好,可真正能交心的,却极少。先前二人夫妻恩爱,她向他敞开心扉,可好景不长,遭遇了冷落,她的一腔热情,也消耗的差不多了。目下姜令荑一听,眼眶有些湿润。可是她心里亮堂堂的,若不是因为孩子,他怕是不会对她说这三个字。

    姜令荑摇摇头道:“是妾身的不是。”

    她太笨,不懂他的心思。

    谢致沣承认,若今日不是因为她怀了孩子,他兴许不会这么快低头。他骄傲,不肯放下面子,她一次一次委屈求全,可他还是在意、放不下。

    谢致沣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谢致沣收了收手臂,垂眼淡淡道:“……晋城之人都知晓我大哥自小是个神童,生得聪慧、彬彬有礼,又是谢家的嫡长子。学院里头,没有先生不夸赞他的。我同大哥只差一岁,幼时我俩一个童学。在同龄的孩子中,我算是聪明些的,可在大哥的面前,也不过是资质平平。后来,我发愤图强,可还是及不上我大哥。之后我同爹爹商量,换了一个学院,这才得到了先生更多的赞赏。可是整个晋城,说起谢家,每个人就只想到谢致清,压根儿不会注意到还有一个努力的庶子……”

    姜令荑眼神呆愣,未料谢致沣居然会和她这些。

    她忽然有些明白,为何每回说起大哥的时候,他的表情总是有些奇怪。她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却被他一把握住,覆在了脸上。

    湿的。

    姜令荑一颗心都颤了颤。

    谢致沣道:“其实我知道我比不过我大哥,光是这份心态,便已经输了。人长大些了,总归少计较这些,可心里头,到底还是有几分在意的。只是——别人的眼光和看法,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

    姜令荑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谢致沣。她一直以为,谢致沣是个儒雅阳光的男子,总是爱对她笑。不料他心里却在意这些。

    谢致沣笑笑,道:“我心胸太过狭隘。却奢望你眼里只有我,想想就觉得可笑。”

    姜令荑忽然想明白了什么,说道:“妾身柜子的那本诗集……”

    “是我拿走的。”谢致沣道。

    姜令荑顿时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嗫嚅道:“对不起,我不该……”

    “我知道的。”谢致沣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谢致清的诗和画,晋城不知多少姑娘私下收藏流传,她有谢致清的诗集,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她从小就爱读书,谢致清是奇才,她欣赏谢致清的诗,自然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姜令荑着急的眼里蓄着泪,断断没有想到,是那本诗集惹的祸。若是这样,她应该早些丢掉的。姜令荑道:“妾身已经嫁了你,还私藏其他男子的诗集,本就是不应该的。你生气……你生气也是应该的。是我不对。”她心太粗,原以为这诗集没什么事情的,毕竟她的确欣赏谢致清的诗,甚是……甚至曾经有过心动。

    姜令荑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对,咬着唇道:“你别生我的气,我以后再也不看了,成不成?”

    她心下着急,连称呼都忘了改。

    谢致沣捧着她的脸,见她哭得难受,心里也疼,说道:“不怪你的,是我太不男人。荑儿,以后咱俩就好好过日子,你能原谅我吗?”

    姜令荑想了想,抬眼看他:“那你……还怀疑我吗?”

    他会生气,一方面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如谢致清,最重要的一方面,不就是觉得她对大哥也存着那种龌龊心思吗?不然他为何一个字都不说,就将她定罪了?想着那两个妾室,姜令荑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夫君若是怀疑她的忠贞,那简直比任何的酷刑更让人寒心。

    谢致沣赶忙道:“你不会的。”

    姜令荑心下松了一口气,也顾不得矜持,侧身抱了他的身子,将脑袋靠在他的怀里,说道:“自打提亲那日,我头一眼看到你,就想着这辈子好好当你的妻子。我固然欣赏大哥的才华,可我觉得,我夫君才是最厉害的。我……”姜令荑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我偷偷拿过你书房里的诗集……”

    谢致沣愣了愣,恍然大悟,问道:“书柜最里头那排少了的三本诗集,是你拿的?”

    姜令荑有些脸烫,毕竟她从未做过这种事情,他不好意思的将脑袋埋得更深了一些,胡乱点着头:“我嘴笨。不想咱们待在一起,没话说。所以……我想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还誊抄了一份,想着你若是没发现,我抄完之后,就把那三本诗集放回去。”

    谢致沣听了忍不住笑。笑她傻。

    姜令荑抬头看他,小脸通红,羞赧道:“我是不是……太笨了?”

    她不了解他,只能从他的诗词里,知道一些他心里的想法。

    谢致沣俯身,抵着她的额头,说道:“不。”她很聪明,知道怎么样能让他开心。

    姜令荑道:“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笨,小时候我和六妹妹一道上课,谢先生很严厉,六妹妹是个调皮性子,时不时忘记做功课,挨了谢先生不少的罚……”

    说来也是缘分,她的授业恩师,便是谢家流落在外的嫡女,谢致沣的姑姑。

    “……可是六妹妹很聪明,每回谢先生刁难她的时候,她都能答出来。每日下学,六妹妹就爱玩儿,我陪她玩一阵子,便回去温习功课,就怕自己跟不上她。我很羡慕六妹妹,甚是……甚至曾经也有些嫉妒,可是六妹妹对我这么好,我觉得自己这样简直太坏了,所以有段时间,我见着她就觉得歉疚。之后我就想明白了。可她对我很好——分明我才是姐姐,可每回都是她照顾我的。我呢,一遇上事情就紧张,结结巴巴说不出话,要不然就急得哭鼻子……”

    谢致沣听了,温柔的亲了亲她的眼睛。姜六姑娘的确聪慧机灵,可是在他眼里,怀里这个,才是最好的。

    笨一点,他才能好好疼她。

    谢致沣笑笑,道:“那咱们真是一对儿。”

    姜令荑摇摇头,不满的说道:“才不是。夫君比我聪明多了。”她希望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能像它爹爹多一些。

    谢致沣收紧双臂,想到了什么,愧疚道:“荑儿,菡萏院的那两个,我没碰过……”

    姜令荑面容一顿,不知该说什么。

    按理说,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他要纳妾,她也不能说些什么。

    谢致沣知道她是一个本分的女子,就算他真的用了,她心里委屈,也不会表现出来。他心下内疚,却也有庆幸,庆幸他没有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他抚着她的背脊,下定了决心:“我今日就把她们送出去。”

    “可是……”

    “给她们一些银两,好好出去嫁人,总比跟着我守活寡好。”

    姜令荑知道自己该阻止他的,可人都存着私心,她想独占他。她明白,如今她怀了孩子,就算没有这两个姨娘,日后还会有的,可是……可是她还是没法说出阻止的话语,只开口道:“娘会生气的。”

    她有些怕魏姨娘。

    因为怕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谢致沣道:“不会的,我会好好同娘解释的。这种事情,我自己不想要,她也不能逼着我。荑儿,我晓得娘有些为难你,可她这辈子过得辛苦,你就看在我的面上,稍稍忍耐些。觉得委屈了,私下再找我出气,成不成?”

    她哪里敢?

    可这话听了,心里却是舒坦的。

    姜令荑面颊含笑,脸上的绯红未褪,小声道:“我脾气很好的,不会生气的。”这大抵是她唯一能感到自豪的东西。

    谢致沣笑笑,又亲了亲她的脸。姜令荑忽然想到什么,道:“六妹妹还在外头呢。”

    谢致沣道:“你躺着休息一会儿,我去送送她。”

    姜令荑点点头,乖乖睡下了。

    谢致沣替她掖好被褥,这才转身出去。把心里憋着的事情说了出来,一时,仿佛连步子都轻快了些。

    姜令菀站在外头,倒是不着急。小夫妻二人,在里头多腻歪一阵子,感情才好。她听着脚步声,看着谢致沣从屋里走出来,俊脸含笑,步子轻快,便知二人是和好如初了。

    不管是什么事情,和好了,总归是好事。

    姜令菀唤了一声“四姐夫”,这才问道:“四姐姐歇息了吗?”

    谢致沣同这位小姨子倒是没多少接触,不过妻子总是将她挂在嘴边,自然也多多少少了解了她的性子。他道:“嗯,歇息了。大老远让你过来一趟,倒是辛苦了。”

    姜令菀道:“我把四姐姐当成亲姐姐,瞧她身子不舒服,自然该过来瞧瞧。何来的辛苦。”

    谢致沣心下觉得惭愧,说道:“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她受委屈的。”

    不受委屈,倒是言之过早了。

    可姜令菀瞧着这位四姐夫的态度,还是挺诚恳的。她虽然不想掺和,可多多少少还是插手了些。毕竟一遇着四姐姐的事情,她就容易失了分寸。护犊的心思一起,就不许任何人欺负她。

    姜令菀扬起小脸,道:“四姐姐是个好姑娘,如今有四姐夫这番话,我也替她感到欢喜。既然四姐姐已经睡下了,那我也不便久留,先告辞了。”

    终究是男女有别。谢致沣没有亲自去送,只让袭香送这位小姨子出府。

    上了马车,金桔忍不住道:“这位四姑爷,对四姑娘倒是挺好的。”

    姜令菀也点点头

    希望谢致沣能一直对四姐姐好。毕竟上辈子,是她害她没法嫁人。

    ·

    回了荣王府,陆琮正在院子里搭千秋架子。他瞧见她,这才停了下来,眸色清亮道:“过来。”

    姜令菀乖乖过去。

    她道:“这秋千真好看。”她试着站了上去,双手握着两侧的身子。这样站着,才比陆琮稍稍高了些。姜令菀头一回感受身高上的优势,心情自然好了几分,一时笑靥如花,道,“琮表哥怎么自己做啊?”

    陆琮见她喜欢,这才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道:“喜欢吗?”

    姜令菀颔首,道:“喜欢啊。”之后便同他分享了四姐姐有孕的消息。陆琮听了,不过面色淡淡的嗯了一声,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姜令菀晓得他心里在想什么,毕竟四姐姐怀孕,的确和他没什么关系。可她开心呐。

    陆琮的婚假不过半月,之后便要每日去军营。

    姜令菀不能再无所事事,则是跟着潘侧妃熟悉王府事务。潘侧妃有意为难姜令菀,是以每回说到重点的事情,就一笔带过,不重要的地方,却能絮絮叨叨讲个半天。

    潘侧妃见她听得认真,心下忍不住觉着她傻。到底还年轻啊。

    姜令菀晓得潘侧妃不愿将大权交给她,目下她不过是慢慢熟悉王府事务,她不说,她自然可以想法子知道。不过这么一来,她每日倒是比陆琮还要忙碌,每回陆琮回来的时候,便瞧着她趴在绸榻上翻账本。

    这日陆琮回来,一上前就搂着妻子的身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姜令菀正看得认真的,一闻到陆琮身上的汗味儿,便用手上的账本狠狠在陆琮的脑袋上砸了一下,嫌弃道:“臭死了。”

    陆琮笑笑,在她脸上香了一口,便去净室沐浴。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陆琮才如愿抱着媳妇儿说话:“别总是看,当心把眼睛看坏了。”

    姜令菀翻了一页,叹气道:“我若是能像我嫂嫂那般,过目不忘,那就好了。”

    陆琮抬手摸摸她的脑袋,说道:“已经够聪明了。”慧极伤身,他只希望她每日开心就成。

    姜令菀这才将手里的账本搁下,窝在陆琮的怀里蹭了蹭:“今儿事情还忙吗?”

    陆琮道:“没别的事。今日太子和二皇子倒是一块儿来了。”

    二皇子啊。

    姜令菀晓得这二皇子文质彬彬的面孔之下,却藏着一颗野心。不过也是正常,毕竟那位子谁人不想坐上去。不过陆琮不喜欢她和慕贵妃那边的人接触。姜令菀听了也就嗯了一声,可下一刻,身子便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腾空抱起。

    姜令菀瞧着他这样儿,赶忙抱着他的脖子,红着脸嗔道:“大白天的,你做什么呢?”

    陆琮却不管,俯身亲着妻子的嘴,吻得她说不出话来,这才罢休。

    姜令菀拿他没辙,推了推他的胸膛,道:“别闹,明儿我要进宫去看峥表姐呢。”他劲儿大,每回被他一折腾,她那儿就酸,两条腿走路都打颤。那宫里一个个都是人精儿,她可不想被人看笑话。

    陆琮二话不说,却是进去了。他餍足的叹了一声,亲了亲她的脸,哑声说道:“璨璨,我也想当爹爹。”

    ……也。

    姜令菀睁大了眼睛,忽然意识到——大概是今儿太子又在陆琮面前炫耀了。可陆琮是什么性子啊?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平日里太子说再多,都是面无表情的,今日倒是被刺激了。

    可他俩成亲才一个多月啊。

    瞧着陆琮这副“别人都有,就我没有”的幼稚模样,顿时觉得好笑,不过接下来,她这嘴可不是用来笑的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