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吾家娇妻> 章节目录 78|75

章节目录 78|75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

    这口脂是樱桃味儿的,自然是甜的了。【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姜令菀略微低头,面颊泛红,欲从陆琮的胳肢窝里钻出来。陆琮却顺着她的手一把捏住她的细胳膊,问道:“去哪儿?”

    姜令菀瞅了他一眼,一本正经道:“陆琮,咱们不能这样。”

    她忽然想着姜禄和苏良辰的事儿,如今她和陆琮在这儿偷偷摸摸亲近,同他俩也没什么区别。再说了,陆琮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若是到时候做出什么糊涂事儿来,那可就不得了了。最重要的一点,她还会被他给看轻了去。

    姜令菀说着,从怀里拿出帕子,踮起脚替陆琮擦着嘴,将唇上沾着的口脂擦得干干净净,才眨眨眼道:“我去看看婵姐姐。”

    这一回,陆琮倒是没拦着她。

    他刚才太着急了。

    ·

    陆宝婵半月来心虚不宁,而周琳琅近段时间跟着先生学画,这琴棋诗画她自小就学得刻苦,其余几样皆是极有天分的,唯有这画,说是缺乏灵气,同一般姑娘比较,自是胜过许多,可在真正懂画之人看来,却是一副死画——形虽好,可神欠佳。

    周琳琅是个追求完美的,自是卯足了劲儿想要学好,可越是急功近利,越是适得其反。今日她难得得了空,便想着去荣王府看看陆宝婵。

    周琳琅看到陆宝婵活生生瘦了一大圈,倒是颇为诧异,关切道,“不过半个多月不见,怎么弄成这副样子了?”

    陆宝婵是心疾,而且这事儿难以启齿,一直埋在心里,自是落下了病根儿。陆宝婵将周琳琅当成最好的姐妹,如今望着她,眼中泛泪,陡然生出依赖之情,无助道:“琳琅,我好像……我像做错事情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宝婵是个活泼的性子,鲜少见她如此郁郁寡欢,周琳琅挽着她的手臂,柔声道:“你若信得过我,就同我说说,我替你想想法子。”

    周琳琅一张俏脸妆容精致,同其母安王妃一样,是个极注重细节的。陆宝婵望了许久,知晓兴许只有琳琅才能帮她了,便垂眼说道:“我……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周琳琅听了,之后弯唇笑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这多大点事儿啊,小姑娘情窦初开,有爱慕的男子并不稀奇。”

    陆宝婵有些羞赧,道:“我喜欢姜裕。”

    姜裕,姜令菀的哥哥。周琳琅有些诧异。这姜裕容貌生得不错,可却是个无所事事的,行事冲动又莽撞,陆宝婵居然会喜欢上他。可嘴上却道:“裕表哥仪表堂堂,英伟不凡,宝婵你倒是好眼光。”

    提起姜裕,陆宝婵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只是想着姜令菀,她便觉得自己对不起她。陆宝婵道:“可是……可是璨璨喜欢我哥哥,而且我哥哥好像也挺喜欢璨璨的,若是日后我哥哥娶了璨璨,那我和裕表哥……就不能在一起了。琳琅,我心里难受。【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

    周琳琅登时变了脸色:“琮表哥喜欢璨璨?”

    陆宝婵“嗯”了一声,抬眼道:“上回你和我瞧见哥哥手里提着的那小匣子,那是哥哥送给璨璨的头面,我在璨璨的屋子里看到过,错不了。而且……而且那日璨璨得了风寒,我和哥哥一起去探病,哥哥和璨璨单独相处的时候,我瞧见哥哥抱着璨璨,在……俩人很亲近。”陆宝婵只顾着自己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周琳琅渐渐泛白的脸色,只继续说着,“其实我很喜欢璨璨,璨璨这么漂亮活泼,哥哥和她在一起,一定会很开心的。只是……只是我只想着自己,想着自己和裕表哥兴许就不可能了,所以那日爹爹问我哥哥有没有中意的姑娘是,我骗了他。我对爹爹说,哥哥喜欢的人是你,琳琅,对不起……”

    听到这里,周琳琅大致也了解了。

    难怪她这些日子郁郁寡欢,原是因为心中内疚。只是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周琳琅心里却透出一丝小小的喜悦。幼时陆琮就对姜令菀独独偏疼,那时她心有不甘,可说到底是小孩子脾气,只不过是受不得这等被忽视,心下委屈。而如今,陆琮俊美无双,文武双全,又是个前途无量的,在她的心里,饶是日后要等上九五之尊位子的太子,也及不上陆琮。

    她不傻,陆琮喜欢姜令菀,她其实有所察觉。

    姜令菀独爱牡丹,陆琮虽是个武夫,却是难得的细致入微,知道投其所好。如此用心,不是喜欢还能是什么?

    周琳琅有些不甘心。她样样不输姜令菀,可偏生这世上的男人单单只看脸,饶是陆琮也不例外。她也是容貌拔尖儿的,只是不及姜令菀娇艳惹眼,生得一张招惹祸端的脸。

    周琳琅深吸一口气,蹙眉道:“我虽然气恼,可是宝婵,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不会怪你的。只是这事儿……总归是瞒不下去的。”陆琮是个不善言辞的,所以荣王不知他心中是如何想的,可这种事情,是一句话就可以拆穿的。周琳琅想了想,端详着陆宝婵的小脸,道,“其实,我也希望你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你和裕表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宝婵,我倒是无所谓,可是看你这样,我心里难受。”

    这等事情关乎名声,陆宝婵见周琳琅并未生气,心里既是感动又是愧疚。

    她道:“其实我觉得自己太自私,对不起璨璨和哥哥,而且……而且裕表哥也不见得会喜欢我,我……”

    周琳琅执起陆宝婵的手,道:“你真傻。你生得聪慧可爱,裕表哥如何会不喜欢?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你也别想太多,好生养好身子。瞧你这模样,瘦得连我都心疼。今日你同我说,便是信我,我回去再替你好好想想法子。”

    陆宝婵眼里蓄着泪,点头道:“过几日璨璨还约我一道去相元寺踏青祈福,你陪我一块去,咱们去散散心,成不成?”

    ·

    这花朝节一过,天气也渐渐暖了起来。姜令菀出门同陆宝婵会合,瞧着陆宝婵身边端庄大方的周琳琅,倒是没有感到惊讶。只是她见陆宝婵脸色好了许多,这才放心。

    自打上回周琳琅一番开解之后,陆宝婵的确想开了许多,可如今见着姜令菀,还是心存愧疚,心虚着呢。她侧过头,望着身边小姑娘的小脸。小小年纪就美成这副模样,也难怪她哥哥会喜欢。就连她也喜欢呐。

    姜令菀望着马车外沿途的风景,转身见陆宝婵眼睛一眨不眨望着自己,这才微笑道:“婵姐姐这么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吗?”说着,便从金桔的手里接过精致的小镜子,细细一瞧,喃喃道,“好像没有啊……”

    陆宝婵忍不住“噗嗤”一笑,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璨璨长得好看,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话听得姜令菀心里舒坦。突然想到昨儿她峥表姐被逼亲逼得无处可躲,来了卫国公府。峥表姐同她一个被窝睡觉,一个劲儿的夸她身上滑嫩,一双手来来回回摸了个遍(www.fanwai.org),当真是拿她没辙。

    陆宝婵又道:“我出门的时候同我哥哥说了,傍晚的时候哥哥会来接咱们。”

    姜令菀晓得今日她出门,又是同宝婵一道,陆琮肯定会想法子过来同她见面的,所以今儿她梳妆的时候特意花费了一番心思。姜令菀没说话,仿佛对陆琮不感兴趣。陆宝婵见了,垂了垂眼,一时也无言。

    三个小姑娘到了相元寺,恰好遇到了一通来礼佛的谢家兄妹。

    谢致清白袍翩然,引得不少女香客频频驻足张望,谢菁菁穿着一身桃红色镶领粉绿暗花对襟褙子,俏脸红扑扑的,虽是个娇纵跋扈、眼高于顶的主,可对自己身边的人却是不错,这些年同姜令菀也算是好朋友。

    谢菁菁瞧着三人,立马围了上来,一把挽住姜令菀的手臂,道:“好啊,来礼佛居然不叫上我,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说说,该让我如何罚你们?”

    姜令菀道:“你贵人事忙,怕打搅。不过如今不是有缘碰着了吗?比约好的还要巧呢。”

    谢菁菁大眼睛灵气十足,撅着嘴道:“别忽悠我,你们仨得好好哄哄我才成。”

    小姑娘之间说说笑笑,一道走了进去,只是谢致清是个男子,隔着一段距离,缓步跟在身后。

    拜完菩萨便去解签,因姜令菀求得签不是未出阁的小姑娘该求的,所以同其余三人分开,独自去了。求完签之后,姜令菀寻不着三人,便让金桔去寻。今日出门只带了金桔一个丫鬟,金桔瞧着不妥,道:“姑娘,还是让奴婢跟着姑娘吧?”

    姜令菀懒得走,坐在亭中的石凳上,双手撑着下巴,道:“我就在这亭子里坐着,你去寻就成了。”

    金桔没法子,只能赶紧去找陆宝婵周琳琅她们。

    姜令菀等了半刻钟,还不见金桔,便有些心浮气躁。她起身走在池边弯腰看鱼,双手撑在栏杆上。

    哪知这栏杆年久失修,是个坑人的。

    她不过稍稍一用力,整个身子便“噗通”落下了水。

    此刻陆宝婵和周琳琅正站在假山后,打算同姜令菀会合,突然见到这一幕,陆宝婵想都不想便欲过去。只是周琳琅忽然想了到什么,一把拉住了她。

    陆宝婵看着水中挣扎之人,小脸满是担忧,转身急急道:“琳琅?你这是做什么?”

    周琳琅淡淡道:“放心,这池水淹不死人。”

    陆宝婵闻声去瞧,见姜令菀此刻已经稳稳当当正在水中,那池水一直没到她的颈间,的确没有性命之忧。陆宝婵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见姜令菀并未喊人,倒是惊讶。不过下一刻便是了然,若是此刻她喊人,怕是会对名声有损。

    如今姜令菀小小的身子站在水中,正试图爬上来,可是瞧她试了好几回都上不来,一张小脸更是被冻得发白。

    陆宝婵心疼道:“那咱们该过去救璨璨,这水凉,若是冻着了该怎么办?‘

    周琳琅道:“宝婵,你看那处长廊之上的是何人?”

    陆宝婵心急如焚,可周琳琅却死死拉住她,不许她过去。她听着周琳琅的话去瞧,见长廊之上,朝着池边走来的年轻男子,正是谢致清。只是水中的人并未呼救,所以谢致清此刻还未察觉,可只要他走出长廊,就能看到落水之人。

    周琳琅缓缓开口,道:“那日你同我说的事,我替你想了许久,都理不出什么头绪,毕竟璨璨同咱们一道长大,关系好,咱们也希望她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可如今我瞧着,兴许是天意……宝婵,我们不过去,等待会儿谢致清路过的时候,便会瞧见璨璨落水,到时候谢致清将璨璨救了上来,有了肌肤之情,这事儿传出去,璨璨肯定要嫁给谢致清的。我瞧着谢致清怕是对璨璨也有意,毕竟璨璨是个招人喜欢的小姑娘。二人若是成了亲,谢致清一定会对璨璨好的。而且……谢致清名满晋城,才华横溢,身份与璨璨也算匹配,怎么说璨璨都不吃亏的。”她顿了顿,道,“宝婵,我希望你能如愿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如今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陆宝婵这才恍然大悟,翕了翕唇却说不出话来。

    谢致清的确是个才貌俱佳的男子,哥哥未凯旋之前,这谢致清就是晋城最受欢迎的男子,更有两位郡主为他争风吃醋。这样的男子,嫁给他肯定是不吃亏的。谢致清和哥哥,一文一武,各有所长,都是挑不出错的男子。

    她如今不过去,谢致清会救璨璨,璨璨不但平安无事,而且她喜欢姜裕也没了后顾之忧。

    周琳琅望着身边的陆宝婵,见她静静不说话,知道她已经明白了,这才放心,缓缓松了手。

    哪知她刚一松手,这陆宝婵就立马朝着池边跑了过去。

    周琳琅登时面色一沉。

    陆宝婵疾步跑到池边,养尊处优的小郡主,不顾地上脏乱,立马将身子蹲了下来,望着水里的姜令菀,将手伸了出去,道:“璨璨,快,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