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浓情小说>书库>>吾家娇妻> 章节目录 55|53

章节目录 55|53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

    姜令菀低头看着胸前上挂着的玉佩,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又一把抱住了陆琮的脖子,这副模样显然是受了不小的惊吓。【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陆琮瞧着她这样子也不禁蹙了蹙眉,这么小的女娃娃,能够跑出来,倒是一番本事。

    他理了理她额前的齐刘海,看着她水亮亮的眼睛,道:“璨璨很勇敢。”

    陆琮素来不会哄人,这一点她最清楚不过了,目下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倒是让她觉得心里跟吃了蜜似的。她觉得这辈子,她对陆琮的感情仿佛有些不一样了,除了依赖之外,可能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再慢慢的长,兴许等他们俩人都长大了,就会渐渐明朗了。她将脸埋在他的怀里,这会儿倒是不想说话。饶是她是重来一回的人,可毕竟还是个姑娘家,遇着这种事情难免害怕。好在这回也是有惊无险,将小命捡了回来。

    正说着,便见方才冯怀远派出去的人将谢菁菁找了回来。

    姜令菀转过身子去看。

    见谢菁菁脸上、身上都脏兮兮的,裙子上沾着一些泥,大抵是逃跑的时候不小心摔着了。

    谢菁菁见姜令菀平安无事,悬着的心也落了地,她素来性子骄傲,这会儿也不晓得该说什么,只是被送上马车的时候,才转过身看着姜令菀,眉眼笑得灿烂,道:“喂,胖团子——你虽然长得胖了一些,但是还挺可爱的嘛。”

    嗳,她根本就听不出这是什么夸人的话啊。

    姜令菀将头一扭,继续窝在陆琮的怀里。

    陆琮忍不住笑笑,抱着这小肉包上了准备好的马车。

    今日她失踪,这卫国公府可是翻了天了,一个个都着急的不得了,特别是周氏,自打两年前出过一回事儿之后,她便一直心有余悸,好不容易渐渐放下了,未料宝贝女儿又出事儿了。

    周氏一听冯怀远找到了女儿,一时激动的都落了泪,哪里还能坐得住?干脆在门口巴巴的等着。待看到马车停下,便不顾平日的端庄,立马跑了过去。她瞧着陆琮将女儿抱了下来,细细打量了一番,这女儿身上除了脏了些,旁的倒是好好的。

    她捂着嘴又哭又笑,心道:也不晓得她女儿小小年纪倒是是遭了什么罪。

    周氏见女儿乖乖趴在陆琮的肩上,“璨璨这是……”

    陆琮抬了抬眼,道:“璨璨睡着了,让琮儿送她进去吧。”

    这会儿周氏哪里还会说个“不”字?二话不说便将陆琮领了进去。

    姜柏尧瞧着女儿平平安安,总算是放心了,这才对着翻身下马的冯怀远道:“这一回,我又欠你一个人情。多谢你帮我找回女儿。”

    冯怀远见他客客气气的,也是温和一笑,道:“璨璨既然叫我一声‘舅舅’,我自然将她当亲外甥女,你又何必这么客气呢?”

    姜柏尧自问若是论肚量,他绝不如他,只是他有本事救回他的女儿,便是他姜柏尧的恩人,之前的那些事儿,自是搁到一边。姜柏尧无奈叹道:“这回也亏得你了。今日天色已晚,咱们府上也是乱糟糟的,也不好再待客,改日定领着璨璨登门拜访。”

    冯怀远动作利索的上了马,居高临下道:“成,到时候我自当好好招待,咱俩也许久没有痛痛快快喝一场了。【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

    ·

    姜令菀睡得迷(www.xinbanzhu.com)迷(www.xinbanzhu.com)糊糊的,待察觉到有人在松她的手臂,便立马死死抱紧,拧着眉梦呓:“陆琮……”

    周氏有些无奈,含笑望着面前的少年,尴尬一笑:“这璨璨有些粘人。”

    周氏是最了解女儿的。她这女儿亲疏分明,若是不喜欢的,就是碰根手指头就不开心的蹙起眉头来了,像依赖陆琮这般的,倒是头一回。不过周氏只道是这表兄妹感情好,毕竟这年纪的女娃娃,最喜欢高高大大,会骑马功夫的男孩子,这陆琮能文能武,每回都惦记着璨璨,总会送些小玩意儿,她这女儿自是越发喜欢了。

    陆琮道:“怕是受了惊吓。”

    周氏听了便是一阵揪心,心里恨不得将那两个人贩子千刀万剐。周氏摸着女儿的小手,瞧着有些蹭破了皮,便皱起眉头道:“那就麻烦琮儿你暂且坐会儿吧,我替璨璨上些膏药,旁的等她醒了再说。”

    今日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那会儿心里肯定很害怕,如今能安安稳稳的在陆琮的肩上睡个踏实觉,她也不忍心叫醒。

    陆琮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周氏命陶嬷嬷准备好了温水和干净的巾子,搁到一旁。

    这时姜柏尧走了起来,瞧着目下这状况,也安安静静不说话,唯恐吵醒了女儿。他亲自将巾子拧到半干,然后递给了妻子。

    周氏小心翼翼替女儿擦着手心儿。女儿这小手白白嫩|嫩的,她从来不舍得她受丁点儿疼,一想到日后要学女红,她女儿毛毛糙糙的性子,不知要扎多少会,她每回想着就担心。如今瞧着,虽是蹭破了一点皮,也叫她心疼老半天。

    抹药膏的时候,趴在陆琮肩头的人儿拧起了眉,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瞧着面前自家娘亲的脸颊,便软软糯糯的唤了一声:“……娘。”然后转了转雾蒙蒙的大眼睛,又朝着姜柏尧喊道,“爹爹。”

    瞧着女儿醒了,周氏鼻尖儿一酸,忙“嗯”了一声,她道:“来,璨璨,让娘抱抱。”

    姜令菀这才发现——自个儿还趴在陆琮的肩上了。

    她侧过头瞧着近在咫尺的陆琮的脸。从在马车上,到目下回府,饶是陆琮体力再好,也只是个小少年而已,何况她还是个胖团子呢。她听了自家娘亲的话,乖乖松了手,任由娘亲抱着自己坐在她的腿上,之后却目不转睛看着陆琮,不依不挠道:“那琮表哥别走。”

    姜柏尧道:“璨璨,你瞧瞧这外头天都黑了,你琮表哥若是不回家,王爷会担心的。”

    姜令菀不肯,只一双大眼睛看着陆琮,没说话,就等着陆琮自己开口了。

    陆琮晓得这小肉包的意思,这才抬眼看了姜柏尧一眼,之后对着周氏道:“爹爹知道我在卫国公府,就让琮儿再多留一会儿,陪陪表妹吧。”

    周氏早就将陆琮当做了自己人,怕得就是荣王担心了,目下听着陆琮这么说,哪里还能说些什么啊。她低头轻轻捏了捏女儿的鼻子,笑道:“小娇气包,这下该满意了吧?”

    姜令菀笑盈盈,重重点了点头。

    嗯,满意满意。

    瞧着女儿这般活泼可爱,周氏心里的担忧也少了几分。她见女儿这衣裳都是脏兮兮的,发髻更是乱得不成样子了,便道:“现在娘带璨璨去洗个澡。娘让厨房做了璨璨最喜欢吃的菜,洗完澡之后咱们就一起吃饭,好不好?”

    姜令菀道:“嗯。”她由周氏抱了起来往净室走去,末了还不忘扬了扬脖子,冲着陆琮道,“琮表哥你别走。”

    陆琮无奈,微微颔首。他不走。

    见母女俩进去了,姜柏尧才露出无奈的笑容,看向一旁的陆琮,道:“这璨璨从小就被宠着,性子娇纵了些,也难为你了。”

    娇纵?

    陆琮听了倒是眉眼温和。

    他倒是觉得这小肉包乖乖巧巧的,有些小聪明,讨人喜欢,这“娇纵”二字倒是过了些。

    姜柏尧是个疼爱女儿的,心里自是觉得自己的女儿那是千般好万般好,不过嘴上总要说上几句罢了。这两年女儿懂事了许多,上课的时候也上了心,比他那不让人省心的儿子不知乖巧了多少倍。这么听话的女儿,他越发是想捧在手心里疼爱。

    他下意识打量着身边的少年。

    这一年多跟着冯怀远,这陆琮虽年轻轻的,的确变得颇有男子气概了,与只顾着玩耍的同龄人截然不同。姜柏尧欣赏这少年,见他是个沉闷性子,倒是有些纳闷儿女儿怎么会这么喜欢。他淡淡开口道:“若是没记错,琮儿快十三了吧?”

    陆琮对待长辈谦和有礼,答道:“嗯。过了年就十三了。”

    姜柏尧抬手拍了拍陆琮的肩膀,笑道:“再过不久,琮儿这个头都要比我高了……”之后又叹道,“也不晓得璨璨长成大姑娘之后会是什么模样,这时间过得快,目下瞧着这小一辈都在院子里玩儿,转眼一个个都成家立业了。”

    姜柏尧到底是男子,晓得这陆琮日后是顶顶好的男子,女儿两次被救,陆琮是功不可没的。若是起初他只将陆琮当成一般的孩子,那么经过这一次,他心里便有了一个想法——若当真如妻子所言,这陆琮是女儿的福星,那么……待女儿长大后,能嫁给陆琮,是最好不过的了。

    可是这年纪却是最大的问题。

    过了年陆琮便十三了,这大户人家,十三四岁便知人事的男子大有人在,就是迟一些,这十五六岁,必然是个个都开了荤的……

    他当初是洁身自好,一心等着爱慕之人,守身如玉。可陆琮不一样,饶是他自己有心,在陆琮的眼里,女儿只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表妹,等女儿到了十三可以说亲了,这陆琮都十九了。他十九的时候,早就成了亲,这妻子都怀上裕儿了。

    哎……

    姜柏尧叹了一口气,只能眼巴巴的瞧着如此优秀的好女婿成为别人家的,心下难免惆怅不已。

    得,反正女儿年纪还小,他再擦亮眼睛物色物色。

    过了半晌,姜令菀洗干净出来了。

    见她穿着一身粉色绣芍药荷叶袖丝制寝衣,乌黑柔软的长发披散着,一张白白嫩嫩的包子脸洗得干干净净的,瞧着唇红齿白,是个见着就挪不开眼的小女娃。她光着俩白嫩嫩的胖脚丫子,被周氏抱在怀里,歪着脑袋看着自家爹爹和陆琮,好奇道:“爹爹和琮表哥在说什么呢?”

    姜柏尧走了过去,捏了捏女儿的小手,道:“爹爹正在夸你琮表哥呢,小小年纪就稳重。”

    这样啊。

    姜令菀与有荣焉的笑了笑,赞同道:“琮表哥的确哪哪儿都好,爹爹若是要夸还真夸不过来呢。”

    夸的是陆琮,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是夸她呢。姜柏尧望着女儿灿烂的笑容,心下也欢喜,这才对着陆琮道:“琮儿若是不嫌弃,就同咱们一道用个晚膳吧?忙活了这么久,你也饿了。”

    陆琮倒是没有拒绝。

    用饭的时候,因姜令菀手心抹着药膏,姜柏尧为着讨女儿的欢心,捧着碗舀起一勺饭吹了吹,哄道:“来,璨璨,爹爹喂璨璨吃饭。”

    哪知姜令菀想都未想便侧过头看向陆琮,声音又软又糯,跟个桂花酥似得,道:“璨璨要琮表哥喂。”

    这话一落,陆琮倒是没多少惊讶,只轻轻搁下手里的碗筷,对着姜柏尧道:“我来吧。”说着,便接过了姜柏尧拿着的碗,舀了一勺饭凑到这小肉包的嘴边,见她立马乖乖巧巧张嘴吃饭。

    周氏瞧着,不禁微微一笑,之后瞧着陆琮如此熟稔的举止,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遂茫然抬头,对上自家夫君的眼睛。

    姜柏尧望着女儿乖顺的模样,同妻子相视一笑,心道:这女儿都还没养大呢……

    用了饭,周氏见女儿缠陆琮缠得紧,只一想到女儿今日的事儿,便是一阵心疼,自是事事都依着女儿的意思。她将女儿抱到弦丝雕花架子床上,想着哄女儿睡着了就能将陆琮送回去了,却见自家女儿眨了眨眼睛,声音软软道:“娘,璨璨有事和琮表哥说,爹爹和娘就先回去休息吧,好不好?”

    什么话,自个儿爹娘也不能听?

    周氏同姜柏尧面面相觑,却知女儿小小年纪就是个有主意的,也自然顺着她。周氏替女儿掖好被褥,道:“好,不过别说太久,你琮表哥该回家了。”

    “璨璨知道的。”姜令菀点头,这回倒是没再耍小性子了。

    姜柏尧同周氏走了出去,姜令菀这才拍拍床沿,大大方方道:“琮表哥坐。”

    陆琮落座,抬眼道:“想说什么?”

    姜令菀没说话,只伸手从枕头底下将那块剑坠拿了出来,抬手递到了陆琮的面前,她见陆琮一脸的疑惑,便道:“今日璨璨本来打算把这剑坠送给琮表哥的,只是刚买好的时候就被谢菁菁给抢走了,然后璨璨去追,就遇到坏人了……琮表哥,你喜欢吗?”先前说话的时候还乖巧的让人疼惜,说话这前半截话,却撅着小嘴有些霸道,“若是琮表哥说不喜欢,那璨璨以后再也不送琮表哥礼物了。”

    陆琮稍愣之后忙接过,道:“喜欢的。”

    姜令菀咧唇笑笑,道:“我就知道琮表哥会喜欢的。”

    她低头,小肉手拿起颈间坠着的玉佩,眼睫微微颤着,像两把小扇子,小声喃喃道:“琮表哥送璨璨玉佩,璨璨就送琮表哥一个玉坠子,日后琮表哥就把这玉坠子系在剑上,肯定好看……只是——娘说璨璨不该收琮表哥的玉佩,说是这不是普通的玉佩,这是日后琮表哥要送给自己娘子的,可是璨璨好喜欢,怎么办呢?”

    说着,她抬起眼,颇为为难的望着榻边俊朗少年的脸庞,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小女娃的天真——

    “琮表哥给了璨璨,那以后琮表哥娶娘子了该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